第三十六章 情殇始初,潜意(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房**被一脚轻蹿开,吱——!

归海不殇将如歌抱至屏风后,一**热气腾腾的**早已放置好在此。

细碎的衣裳**声,几件xx漉漉的衣裳扔在了地面上。

物体入**声,有什么东西被放入了**中。

归海不殇看了看躺在**中极其不平衡的如歌,光洁白**的**肌凝脂,已然不着一物。

几声衣物**的碎响,掉落地面。**声哗啦哗啦,****一迈,归海不殇抱着如歌坐在了浴**内。

**也溢出许多,xx了地。

坦诚相见,**相贴,这般的**密无间。只是,那原该怎看怎么香**的场景,因着**子的晕厥,倒也没什么特别。

男子倒也面不改**心不跳的为**子擦拭起身子,一下一下,慢慢的,动作越来越慢,而男子那一直都不见****的俊颊上,一片酡红。

闭起双眸,**的吸气呼气。

良久,男子抱着**子从浴**中起了身,随手将挂置在屏风上是澡巾扯下,将**子包了个严实。

简单快捷的为**子拭**了身子与头发,就将**子放置于**榻之上,为其盖上了锦被。

又仔细的瞅了瞅,将**子四周的**空隙紧紧的掖了掖。这才有空将自己早已半**的身子整理了一下,换上了一身月白**袍。

嘭嘭,两下敲**声正好这时响起。

“进来吧!”

说完便慢慢的度步到窗子边的软榻上,躺好。

一张洁白的纱制幔帘将软榻与外间隔置开来,大夫进的房内只是依稀看得到软榻上有个白**的人影。

焱惹也未曾像大夫介绍,只是将大夫引到了**榻前。

层层叠叠是罗幔中只有一支白**的牵手什出,从这手的大**,可看出这病人是名**子。

这自然不是如歌自己什出来的,这人还在昏**中呢。

大夫倒也不多话,只是什出手去准备诊脉。

“咳。”

一声轻咳从幔帘那头传来,大夫倒是识趣的停了动作,躬身等待着吩咐。

一只**好看的手自幔帘内什了出来,手中捻着一块白帕。

焱惹见此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从那将白帕接了过来,平摊放置在如歌的手腕上。

待这一切做好,大夫这才重新什出手来为病人号脉。

只消一会大夫便诊出病因,正想说于这请他来的男子听。

那男子却什手,止了他的话语,只是将他带出外间,来到一书桌前,一张白纸平铺与桌面,便是连砚台中也有磨好的墨。

“大夫写好方子便是。”

焱惹说完就立于一旁,大夫看了看他这样,也就不再多语,遂拿起笔书写方子,只是这方子倒是比平常的方子要多写了些东西。

虽说这病也不是什么要人命的病,可是难保一个没照看好,**病就变大病了。

再说,看脉相,这**子主要还是有心病,郁结于心,不管什么病在这种情况下都是可以要了人命的。

因此这大夫将这方子整整写了足有两夜纸张,才将方子捧起**予焱惹手中。

“焱惹,去跟大夫抓**。”

大夫本以为自己的事到这里就算完**了,不曾想,内间传来了一男子的声音,清淡无痕。

这应该就是刚才那隐在白**幔帘后的人了,光听这声音,便能想象拥有这声音的人,又该有着怎样风华绝代的样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