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一句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话却像被石子打破平静的湖面,波纹一圈圈散开来,扰得鹤云心神不宁。-乐-文-小-说---这是阿飞第二次用这般阴森的口气,实在没办法不去在意。

思索片刻,鹤云找出了竹篮往山上走去。

阿飞肯定是故意的,却又不肯把话挑明,明摆着是有什么阴谋等着她跳进去。反正她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也不怕,更何况本来也有去采集山货的打算。

但这个人,不能再对他放松警惕了。

因为多雨而潮湿的气候的关系,临近雨隐村的山林里的资源比其他村落丰富得多,大部分的村民也以此为生。当初鹤云决定开茶馆,也是相中了山里新鲜丰盛的食材。

泥土被雨水浇灌得松松垮垮,鹤云一边东挑挑西拣拣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高处走着。

忽然她停下了脚步,微微低头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而下一个瞬间,伸出腿反身下蹲,朝着某棵树干集中踢出了半圈泥。

“呜嗷~”

传出了意料之中的鬼哭狼嚎。鹤云饶有兴趣地望着一边揉着被泥块打疼地方一边乱窜乱跳的阿飞,漩涡面具上多出了三滩溅开的湿泥,像三朵绽放的花,不过颜色不太美观就是了。

“就不能下手轻点么老板!”

抱怨也是意料之中的。其实从出门的时候,鹤云就已经知道阿飞跟着她了。她的感知能力确实大不如从前,但这个人的破绽已经根本不需要凝神来感应。

只是,表现得太过愚蠢,就有问题了。

鹤云一言不发,依旧似笑非笑地盯着阿飞。

不知是被看得尴尬还是害羞,阿飞抓抓脑袋,打着哈哈想糊弄过去:“老板你这怀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阿飞可不是怪蜀黍!这不是担心老板你的安危嘛,而且……而且……”

鹤云挑挑眉,一副“你继续”的表情。

“有人来了啊。”

在鹤云还没反应过来语调变化的瞬间,原本离她几尺远的阿飞眨眼间闪现到她面前,一手搭上她的腰,另一手抚上面具,借着冲过来的力量再加上刻意的调整,两个人的脚步都动了动转了个角度。

而后腰上的手稍稍用力,左脚轻轻勾过鹤云的脚,上半身微微前倾,将脸凑前贴了过去。失去重心的鹤云下意识地抬起双手攀住了阿飞的双臂,头顺势向后仰。

整个过程快到都来不及惊呼。

鹤云眼角的余光撇到后方是个下坡,以他们现在暧昧的姿势,阿飞松开手,她就会跌落下去。而且这个人现在……跟她的脸就隔了一层面具啊喂!

“阿飞!”鹤云有些恼怒地挤出两个字。

“嘘。”阿飞似笑非笑地出声,然后把面具慢慢往左边旋了过去。每往旁边挪一寸,女孩子的眼睛就瞪大一圈。

“你你你……你……”

鹤云“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眼前的光景实在太过震撼了。

那是一张鹤云见过无数次,却又是第一次见到的脸。差别在于,无数次是在照片上见的,真正存在于自己眼前,是第一次。更何况这张脸明明该在地表里化作尘土随风而去才对啊?!

阿飞很满意少女惊讶的表情,咧嘴笑了笑,脑袋凑了上去。

“阿……你干什么!!!”鹤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人,阿飞?还是……木叶村的英雄,卡卡西的挚友,带土前辈?

“啧。再动就要掉下去了,老板娘。”阿飞似乎很厌烦鹤云手舞足蹈的挣扎,咂咂嘴,托着腰的手松了松。

鹤云条件反射地抓着阿飞的手臂借此支起上身。

结果就是……贴得更近了!

“卧槽你这个应该待在土里的大叔学什么小鲜肉撩妹啊?我真的会松手哦大不了就是掉下去。”

“大叔?”阿飞“噗”地笑了出来。

眼下这情况算得上是温香软玉抱满怀了,可是阿飞一点兴趣都没有。这黄毛丫头又吵又恶劣,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哪里比的上琳半分好了?也就卡卡西放着温婉的琳不要,偏偏看上这种小丫头。也好,他也想看看,这个亲手杀掉同伴的冷血的人,能不能被刺激到情绪失控。

“你不就是喜欢大叔吗?他来了。”

“他来了?什么意思?”鹤云皱眉瞪着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刚才似乎也有听到说什么“有人来了”。

阿飞不答,视线往左移示意鹤云去看。

鹤云微微偏过头,蓦地僵住了。

在她和阿飞暧昧姿势的侧面不远处,逆光站着一动不动的卡卡西。

这个从卡卡西的位置来看……他们大概非常像在接吻,偏偏还有好死不死的面具半遮半掩。

“卡卡西……”

阿飞就是带土这个重大讯息已经完全抛之脑后,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大写的“完、蛋、了”。

“不是这样子的……”

紧接着她就看见如血般的写轮眼,带着嘶鸣的雷切擦过自己的脸,叫嚣着朝面前阿飞的脸砸了过去。

阿飞往后一跳,自然是躲开了攻击,而鹤云却失去了支撑着身体重心的力量。

“呀啊——”

往下跌落的时候,倒退的景色像是放慢了一般。她看见慢慢缩小的阿飞又蹦又跳地喊着“老板娘”,然后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准备接受疼痛的洗礼。

然而并没有像鹤云预料的那般,在摔到地面之前,有人以身做垫,稳稳地接住了她。

……熟悉的味道。

接着她的头被用力地按在胸膛上,又被曲起双腿,被另一只手臂固定着。那个人将她缩成一团,紧紧地护在自己怀里。

他们正在向下滑行。

若这是个悬崖,倒没那么棘手了。但是在斜坡上倒着摔落,卡卡西大病初愈又要保护鹤云,一时之间竟也束手无策。

余光瞥见前方左侧有一块大岩石,卡卡西收了收手臂,双脚一蹬改变了滑行的方向。

鹤云感觉到撞上了什么东西,随着一声闷哼,他们停了下来。但她还是被死死地摁在怀里。

也不知这姿势维持了多久,头顶传来了卡卡西带着喘息的声音:“你没事吧。”

“……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