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话音还没落,孟星辉的胳膊就抬了起来,把身上的衣服往下扯,嘴里说道:“热啊……我热……”

他这一抬胳膊不要紧,两女立刻就自由了,张薇像泥鳅一般从他身边滑开,撒丫子就往洗手间外面跑,一边跑一边说道:“庄老师,一切都由你搞定了,我实在是怕了他了。”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看不见影子了,庄瑾苦笑着摇了摇头,她先是在浴缸里放了热水,用手试了试温度,然后帮孟星辉脱起了衣服,虽然还没清醒,但是孟大官人倒是很配合,所以很快就把他剥得一丝不挂,虽然孟星辉平时就是个衣服架子,穿什么衣服都很有型,但令庄瑾没想到的是,脱了衣服之后更加有型,那修长的身材,小麦色健康的肌肤,以及流线型的漂亮肌肉群,充满了阳刚的线条之美,尤其是胯下那团激昂勃的龙根,在整个躯体的映衬下更是饱含某种让人脸红心跳的神秘力量……

这是庄瑾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一个男性的身体,说她不兴奋,不紧张,不害羞那是不可能的,但她还是强行压制住了对于异性裸*体的那份好奇,将孟星辉扶进了浴缸躺下,躺在热水中的孟大官人舒服地直哼哼。

庄瑾蹲坐在浴缸前,小手伸到水中,开始在孟星辉的身上揉搓起来,她的本意是善良纯洁的,就是帮孟星辉搓掉身上的汗渍灰尘等赃物,顺便帮他按摩放松一下,没想到孟星辉对她的抚摸如此敏感,只是揉捏了几分钟,他的身体已经起了变化

这段时间一直忙于拍戏,而洛冰正好也没什么闲空,所以孟达官人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享受过鱼水之欢了,对于他这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来说,这确实是一种残酷的折磨,今天在百鲜居居然又遇到了一个跟初恋女友长得很相似的女人,唤起了他潜藏在记忆中的那些美丽的疼痛,他今晚喝了这么多酒也不能不说与此有关,他现在急需一个宣泄的渠道,也许与心爱的女人之间来一场盘肠大战,是最好的方式,所有的一切,都能得到慰藉。

当庄瑾的小手在他身上温柔地抚摸时,孟星辉的身体就像是装满了汽油的火药桶,被这一点火星顷刻间引燃了,虽然头脑依然昏昏沉沉,但他身体的记忆却被唤醒,他将庄瑾当成了洛冰,有一次他和洛冰洗鸳鸯浴的时候,那双小手就是这样**他的……

当庄瑾的小手抚摸到他胯下,从那团物事边上无意识地划过时,孟星辉再也忍耐不住了,他牛吼一声,用力地抓住了这只手,将她整个人扯进了浴缸,“扑噗通”一声,溅了一地的水花。

第o268章浴火燎原。

第o268章浴火燎原,到网址

第0269章色戒

第o269章色戒

若说这个时候孟星辉是完全无意识地,那也是骗人,他迷迷糊糊地看了庄瑾的脸一眼,至少知道这个女人是自己喜欢的,并且碰了应该问题不大,至于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在这样的时刻他也没办法去仔细鉴定了,有些火一旦成燎原之势,再想控制那可就比登天还难了

孟星辉的力道是何等巨大,庄瑾觉得他就像老鹰抓小鸡一般将自己轻轻提了进去,往水里面一扔,噗通一声溅起了老大的水花,庄瑾急忙从水里站了起来,湿透了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将她那如同熟透的水蜜桃一般饱满窈窕的身体勾勒出了让人喷鼻血的曲线,胸前的两点凸起在这种情形下若隐若现……

“星辉,……你醒醒啊……不可以这样的……这样不行……”庄瑾用小手拼命推拒着,孟星辉那双作恶的大手用力地撕扯她的衣服,此时的他双眼赤红,呼吸犹如牛吼,和平时那个幽默风趣的形象相去甚远,庄瑾感到自己像是落在大灰狼掌中的羔羊,她拼命的挣扎,呼喊,试图唤醒这个已经狂化的男人,但她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孟星辉每挥一次手,就从她身上扯下一片衣衫,转眼之间,她身上的秋装已经被撕地七零八落,即便是还没有完全清醒的状态下,孟星辉的目的性也很明显,专找那些要害部位的衣服去撕,所以目前庄瑾的情形很不妙,无关紧要的地方衣服倒是好好的,最该遮住的几个地方却被撕去了遮掩,看上去像是特别设计的情趣内衣一样,尤其是胸前的衣服,最要命的地方被撕去两块,那两团坚挺硕大的绵软如同大白兔一般跳了出来,顶部两点如同樱桃一般嫣红,真是美丽极了……

庄瑾从来没有在一个男人面前这么不堪过,她的脸色羞红地像是天边的晚霞,推拒的双手急忙改为护在胸前,身子急往下蹲,想往水里面躲,孟星辉见她护住了上半身,也不蛮干,立刻转移阵地,攻击她的下半身,大手一扯,嗤啦,将她的裙子撕成布条状,妩媚的庄老师顿时*光外泄,在布条的掩映下若隐若现,更增诱惑,孟星辉大手大手准确地抓住了她小裤裤的下沿,用力一扯,以孟星辉的力道,就算是细一点的钢丝能给扯断了,何况是那一点可怜的布料,庄瑾只听到“噗”一声,就觉得胯下一凉,就知道内裤肯定是被这个坏小子给扯裂了。

这情形怎么这么像电影色戒里的片段呢,王佳芝就是这样被易丈夫把内裤给扯裂的,瞧孟星辉刚刚那手法和力道,怕是平时没少琢磨色戒,并且还对这样的桥段心向往之,当时庄瑾还对王佳芝最后爱上易丈夫感到有些不太理解,现在她亲身体验了一下被*的过程,不知道是她本人有点受虐的倾向还是女人骨子里就有点这种特质,反正是被孟星辉这么狂野地撕扯微虐,她不仅没有什么受辱或者恐惧的感觉,反而觉得很刺激,很过瘾,潜藏在心里的那一小簇火再度轰一声燃烧了起来

“坏小子,不要这样……这样不可以……”庄瑾理智上还留存一丝清醒,她依然在躲避他的侵袭,只是抗拒的力道和决心明显没有开始那么激烈了,当孟星辉火热的怪手抓住她胸前的玉兔使劲揉搓的刹那,庄瑾浑身剧烈地颤抖一下,强烈的快感让她忍不住从鼻腔里溢出了一声绵软悠长的娇吟,她的手依然在无意识地推拒他的身体,但在孟星辉侵略性极强的动作下,这种程度的反抗基本就是蚍蜉撼树,不仅阻止不了孟星辉,反而更激起了他雄性的征服欲

他让庄瑾翻转身体趴伏在浴缸边缘,**如两爿满月般向后撅起,如此羞耻的姿势让庄瑾觉得脸像被火烧一样,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再也没脸见人了,只是她的身体此刻特别敏感,孟星辉火热的唇在她的背部印下了一个个吻痕,每一个热吻都如同印在她的心上,让她的灵魂也跟着一起颤抖,那双灼热的大手也探在她胸前像揉面团一样将她的玉兔变幻成各种形状,她浑身的血液似乎都要燃烧起来,脑袋不停摇摆,秀甩出了不少水珠,她娇吟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狂野,有一股热流顺着某个通道肆意奔涌出去……

“啊”当孟星辉那火热的硕大重重刺入时,庄瑾脖子倏然扬起老高,檀口微张,出了一声似痛楚至极,又快活至极的尖叫

在激烈的动作下,浴缸里搅起了大朵大朵的水花,尽管孟星辉年轻壮硕,再加上酒意上涌,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自觉,但是庄瑾将自己熟透了的躯体完全舒展开来,迎接和承受着他的挞伐和驰骋,带给了孟星辉无与伦比的至尊享受

庄瑾本就媚骨天生,身体又敏感至极,她带给孟星辉极乐体验的同时,自己也在那狂放猛烈的攻击下面验到了那一波又一波如排山倒海般的快活感觉,活了三十年,她总算尝到了做女人的真正快乐,好像是突然现了人生中另外一片神秘的天地,她雀跃着,她享受着,她呼喊着……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孟星辉的攻击如同永动机一般无休无止,用各种姿势各种体位**他亲爱的美女老师,这个美丽的**在他身下婉转娇啼,曲意承欢,她如羊乳一般白皙的皮肤逐渐泛起了艳红之色,身上也不知道是汗珠还是水珠,到处都湿答答的,到最后她实在是扛不住如野牛一般强壮的孟星辉,如同烂泥一般仰躺着,大张着双腿,咬紧嘴唇承受孟星辉极的冲击,直到一切风平浪静……

庄瑾躺在浴缸里休息了很久,这才艰难地爬起来,收拾善后,孟大官人一番劳作之后可能是真的有点疲惫了,居然躺在浴缸里睡着了。

庄瑾将被撕烂的衣服换掉,重新冲了了澡,然后换了一身浴袍,又帮孟星辉擦干了身体,给他换上睡衣,在他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搀着他进了卧室,上了自己的大床。

她站在床边,目光爱恋横溢地凝视着孟星辉,也许是压抑的情绪在刚刚的大战之中得到了宣泄,他的睡相看起来平安喜乐,嘴角还挂着一丝满足的笑意。

她居然真的跟自己的学生生了关系,虽然这件事情她并不是很抗拒,甚至一直以来都在隐隐约约期待着,但真的生了,她还是觉得很难以接受,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女人。

不过,从感情上说,她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甚至隐隐约约还有一点雀跃,她终于是个真正的女人了,不是吗?曾经有一段时间,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享受到正常女人该享受的权利了,而且对此似乎越来越没有期待,觉得那种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没有就没有了,不值得遗憾。

但是今晚过后她才知道自己错的多么离谱,孟星辉无数次地将她送上了极乐妙境,那种yu仙yu死的快感已经牢牢刻在了她的灵魂深处,她这才知道,那种事绝对不仅仅是为了传宗接代那么简单,那是值得所有人追求的幸福感觉,以前的人生,她真是白活了。所以,虽然她是被醉后的孟星辉强行叉叉圈圈的,但她内心深处一点儿也没责怪他,被自己所爱的人**,应该也是一种幸福吧。

只是,以后到底要怎么做呢,她不清楚孟星辉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目前她的心情相当矛盾,一方面他希望孟星辉能够记得这一切,另一方面,她又希望孟星辉能够忘记,第二天醒来之后,孟星辉无论是跟她说我记得昨晚的一切,我会对你负责的,亦或是跟她说,昨晚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都会让她感觉很不好处理。

毕竟她现在还是个有夫之妇,即便是事实上啥都没生过,但法律上她还是有一个**的身份,她没办法无视这样的身份,光明正大地和别的男人双宿双栖,如果孟星辉真的要求她做地下情人,她会很为难。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她性格中有女强人的骄傲,她也不太乐意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从这个角度讲,她希望孟星辉索性记不起来,但如果孟星辉真的记不起来,她同样会感到失落,唉,女人心海底针,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办了。

算了,既然想不出头绪的话,就顺其自然好了,该到什么程度就到什么程度,不该生的事情也生了,一切都既成事实,在这个晚上,他就是孟星辉的御用女人,至于以后会怎样,走一步算一步吧。

庄瑾想通一切之后,在孟星辉唇边印了轻轻一吻,帮他掖了掖被角,然后轻轻地走了出去。

第o269章色戒。

第o269章色戒,到网址

第0270章美丽的误会

第o27o章美丽的误会

第二天清晨,孟星辉从宿醉中醒来,头还略微有点痛,他盘腿坐在床上修习太乙炼神诀,真气运行七个周天之后,身体所有的不适都烟消云散,整个人精神焕,清爽无比,浑身每个细胞充满无穷无尽的活力。

随着太乙真气日积月累,越来越深厚,他的精神灵力值也一直在攀升,现在已经积累到了5o点,距离升级需要的1oooo点还有差不多一半的差值,继续努力的话,很快就可以达到升级峰值了,只是娱乐指数还比较低,只有两千多点,不过他早已想好了对策,到时候看还缺点数的话,就开几场演唱会好了,反正开演唱会也在公司的新一年计划当中,一场演唱会如果效果好,就能获得1ooo点的娱乐指数,连开个七八场,也就差不多了。

驱除了宿醉后的不适,孟星辉坐在床上陷入沉思,其实昨晚虽然很不清醒,但他还没到那种完全丧失记忆的程度,其他细节是记不清了,但他隐隐约约记得和一个女人生了友谊的关系,而且从人家身上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到现在那个女人性感娇媚的呻吟还在耳边回荡,他的手上似乎还有女人躯体那滑腻至极,柔软至极的美好触觉。

是洛冰吗?不,应该不是,虽然他脑子不是很清醒,但身体的记忆却是很清晰的,这个女人和洛冰的感觉大不相同,洛冰的身体由于常年大量的运动,所以每一寸肌肤都充满弹性,做那档子事的时候战斗力也相当地强悍,至少在前三百回合能和孟大官人杀得旗鼓相当,只是三百回合之后就只有招架之功了,但能够在孟星辉这种人类的猛男面前坚持三百回合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而昨晚上这个女人,她的身体比洛冰的身体要丰腴一些,而且要绵软很多,战斗力也没那么强,总之又滑又软又腻又白,带给他和洛冰不一样的**滋味,关键的是,他记得自己是强行把人家摁倒办了的,如果是洛冰,就不需要用强了。

孟星辉使劲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居然在醉酒的情况下把人家给强*奸了,这办的是叫什么事儿啊,都说酒后乱性,喝酒误事,他一直以来还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现在事情真轮到自己身上了,才知道既然是广为流传的语言,必定是经过无数先人总结了自己的经验教训才得来的结论,自己这不就是应验了吗?

难道是庄老师啊?这是在自己家里,屋子里的女人也就是她一个了,极有可能是她,当想到有这种可能性的时候,孟星辉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一方面,他确实像张薇说的那样,对这位媚骨天生的美女老师很垂涎,这也不能怪他,中海数万男生,包括男教师在内,只要是功能正常,性取向正常的,哪个不对这个水蜜桃一样的女人垂涎三尺呢?

虽然他不介意没事yy一下和庄老师生点旖旎的故事,并且在家里的时候,当庄老师穿得稍微清凉一点,偶尔*光外泄时偷瞄几眼,然后想象一下瞄不到的部分该有多么美丽,这些算是他生活中的一些小乐趣了,但他知道和庄瑾的交集也就仅限于此了,上次庄瑾醉酒后生的那点暧昧,也只能成为记忆中一段美丽的风景线了。

因为他知道庄老师的性格,上次之所以能给他吃点甜头,一方面是因为她喝醉了,另一方面,可能她报恩的念头居多,并不是真的准备和他怎样了,事实上,她虽然长得妩媚风流,但骨子里却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女人,像她这样的女人,内心的贞c观还有道德品行都是极为传统和正派的,只要一天不离婚,她就不可能会和别的男人生什么越过界限的事情。

所以,如果昨天自己**的真的是庄老师,那问题还真有点麻烦了,他都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安排这对母女,如果是张薇这样的自由身,那就丝毫没什么问题,但庄老师不是啊。

不过,孟星辉隐隐约约记得,昨天晚上还有一个女人跟着回家,那事情就多了一种可能,就是,他酒后**的也许是另外一个女人,只是这个女人是谁呢?靳羽绯还是张薇或者是公司里的其他女人?如果是靳羽绯和张薇这两个女人之中的一个,那就没问题了,反正都是自己的妞,早晚都要走这一步的,唯一比较遗憾的是自己在不清醒的状态下掠夺了人家的第一次,如果是卢雅晴杨心彤等公司签约的艺人,那可就不妙了。不过卢雅晴和杨心彤似乎不太可能跟着回自己家来,最有可能的还是靳羽绯或者张薇,毕竟她们是自己的女朋友,看他喝醉了,跟着来照顾一下也是正常的。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出去看看情况吧,有些事情想也没用,随机应变比较好,总躲在房间里瞎猜测不是孟大官人的风格,该面对的事情,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当他洗漱完毕,下了楼走到客厅里的时候,听到厨房里传来两个女人的嬉笑声,稍一分辨就能听得出来一个是张薇一个是庄老师,孟星辉的心里大大松了口气,张薇果然在啊,看来昨天晚上被他圈圈叉叉的女人应该是张薇了,因为他还记得事情生的地点是在浴室里,那女人伺候他洗澡,小手在他身上摸摸捏捏按摩的时候自己才忍不住摁倒办事的……庄老师不太可能会伺候他洗澡,毕竟又不是他什么人,张薇既然是他的女人,做这种事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看来一定是她了,没想到张薇这小妞脱光了之后还挺有料的嘛,而且皮肤的手感这么好。

孟星辉没想到的是,这一次他的判断出现了误差,毕竟生活中有一部分事情,还是会出一般正常的逻辑的,不过,也许他潜意识里还是有些怀疑,只是他理智上宁愿接受这种情况罢了。

张薇昨天晚上落荒而逃之后,回到房间里就蒙头大睡了,早上起来在厨房看到庄瑾在做早餐,就在一边帮衬着打个下手,忍不住问起了昨晚的事情:“庄老师,昨晚上……后来怎么样了?”

庄瑾若无其事地掠了掠自己的头,微笑道:“那还能怎样,我把他放浴缸里,他好像就有点清醒了,自己洗了澡之后就去睡觉了。”

张薇吃吃地说道:“就这么简单?”

庄瑾白了她一眼,食指在她脑门上敲了一记,说道:“可不就是这么简单,难道洗澡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吗?你这小脑袋瓜里在转什么龌龊念头呢?”

张薇嗫嚅着说道:“我哪里有转什么龌龊念头嘛,就是想问问这个家伙后来有没有再欺负你。”

“他欺负我?”庄瑾指着自己鼻子,不服气地说道:“他都快醉成一块烂泥了,我却清醒又正常,他欺负得了我吗?只有我欺负他的份儿。”

张薇说道:“虽然喝醉了,可是这个家伙力气很大啊,他还真是个怪胎,以前我也不是没见过我爸爸喝醉,那是真的烂醉如泥,更别说还有什么力气了,可是这个家伙烂醉是烂醉,可力气还是很大,有时候真怀疑他不是地球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