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岛上的人厌恶憎恨李明玉已不是什么秘密,男人女人都一样,随着李明玉这么些年断断续续的杀人,徐家之人对于她的恨,早已从最开始的个人之恨上升到了家族之恨,不可磨灭。

李明玉杀人的消息顿时之间炸开了锅,人尽皆知。

没有资格进入大帐议事的近一百徐家之人无不是心生愤怒,大家不用想也知道,李明玉在议事的大帐里杀人,不是杀的家族之中的才俊便是家族中的要人,都非同小可。

诸人如何不怒。

这一下发怒,这许多人很快就纠结了起来。徐家人人习武,是以这一百余人人人手中操起了兵器,男女老少,声势倒也颇为壮大。不一会儿时间,这些人便聚集到了议事大帐之外,叽叽喳喳向那兀地哭泣不止的徐娇问明了情况,在外面发出历喝之声,声讨李明玉。

屋中的李明玉自徐娇发现帐中情况到折身冲出去大喊,一直都没有丝毫动作,没有半点要阻止的意思。

似乎她的本意便是让徐娇引来所有的徐家之人。

外面的愤怒喝声越来越烈,最后到了一种震耳欲聋的地步。

议事大帐中的气氛却没有丝毫的好转,依旧森冷而萧杀,徐家诸人的脸色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的难看起来。

明玉夫人恼火的揉了揉额头,看向丫丫,吩咐道:“丫丫,去把大帐的帘子扯下来,呵呵,这清理门户的事情,还是让所有人都看到为好。另外,你带两个人把手在门口,让外面的人立刻给我闭嘴,实在是有些吵了啊!”

丫丫点了点头,然后在明玉夫人的身后点了两个大汉,神色冷冷的走到大帐门口,将遮挡的厚重帘子一把扯了下来扔到一边,登时大帐之内的情况便暴露了出来,外面那些徐家之人才看得清清楚楚。

有他们老祖宗和许多元老在的地方,他们倒是不敢造次,用精神贸然去感应的,这一点上倒是十分守规矩,是以这帘子不扯下、不掀开,他们也是不知道大帐之中的情形的。

这些人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正走出来的丫丫和那两个神情冷酷的壮硕男子。两个男子一言不发的在大帐门口的两边站定,手按着腰间的佩刀,双眸之中杀意森森。诸人目光错开丫丫娇小的身形,就看到背对着帐外众人的明玉夫人的背影,当然也只是看到了一个高高的椅背和六个森然而立的大汉的背影,最后看到的是他们的老祖宗徐玄踪,然后视线陡然凝固,定在了地上三个元老凄惨的尸身之上。

外面登时一阵骚动,愤怒的徐家之人一个个都已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要往大帐之中冲去。此时此刻,大账外最多的还是女人,徐家的女子,一个个愤怒的尖叫起来,声声刺耳,聒噪的厉害,十分难受。

丫丫小脸一寒,大眼睛一瞪,寒着细细的娃娃音,叱喝道:“都给我安静下来,静下来……”庞大的精神立刻压了出去,诸人都是一顿,面色泛白,痛苦的嘶叫起来。

徐家的女人虽然精神奇特,擅于隐蔽,但却不能免疫精神的伤害,一时之间,精神受挫,纷纷的停止下来。

但其中也有精神十分强大的女人,立刻便歇斯底里的开始大反抗,运起心经法门,催动精神,对着丫丫便反击了起来。

门口的丫丫冷哼一声,抬起小手连连点向人群之中的几个人,一面和这几个反抗的徐家女人对峙,精神交锋,一面沉声道:“那些人,杀,一个不留!”

站立在门口的两个冷漠男子身形一动间刀已出鞘,对着人群之中便猛烈劈砍出去,迎面残忍的砍翻数人,将人群分开,旋即直扑被丫丫牵制的那几个刺头,手起刀落,再度砍翻七八人,身形一闪,复又站了回去。

这些人猛然之间便陷入了无以复加的惊骇之中。不能够进入大帐之中的男人,大多是在族中没地位、武功低、精神又弱小的无用之辈,而徐家的女人么,论精神强悍,在鸳鸯岛也只是末流,不足为惧。

这一系列快刀斩乱麻的血腥手段,登时将帐外许多人震慑住了,被愤恨冲昏了头脑的诸位终于开始冷静下来。

丫丫冷冷的目光一扫,冷喝道:“谁若是再敢乱喊乱叫,发出半点声音,杀无赦!”

众人直打了一个寒噤,连哭都不敢。

血腥的手段,往往能够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杀鸡儆猴的手段,效果更是不错,帐外徐家这些人立刻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长大了嘴巴,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被吓傻了。

到处都清静了下来,明玉夫人的视线才重新回到坤字四老的身上。

坤字四老的紧张自不必说,已经是紧张到了绝望的地步。

明玉夫人不急不缓,从容优雅的说道:“你们想知道为什么?也对,杀人总需要一些理由的。无端端的乱杀人,那就和魔鬼没有什么分别了呢!呵呵,你们可还记得一个叫做李明华的女人?”

大帐之内诸人面面相觑,纵然是记得,也是模模糊糊,不太清楚,那大概是二十余年之前的一个人吧。

明玉夫人的目光毫无锋芒的缓缓扫过众人,淡淡叹道:“那是我的亲姐姐,一个苦命的女人哦!她也是你们徐家的媳妇啊……可惜嫁到鸳鸯岛上没过几年就被你们活活烧死了,呵呵,鸳鸯岛实在是个不吉利的地方啊。”

听着李明玉言语之中的提示,有些人终于是记起来了,脸色开始一点点变得苍白起来。

明玉夫人面上浮现出一阵恍惚,语气带着哀伤道:“她当初和徐光焕是多么好的一对,是真心相爱,不像你们徐家的某些男人,用下作手段迷惑外面的貌美女子,骗倒鸳鸯岛上来给你们传宗接代。可惜,天妒佳缘,新婚后不久,姐夫便不幸去世。姐姐在岛上守寡,你们徐家的这些人对她做了些什么,我想我就不必说了罢!当年我到岛上探望姐姐,以徐光明为首的许多人,设下了圈套,以我为要挟,让我姐姐就范,被他们玩弄,徐光明那个畜生,也把我的一生毁在了这里。哼哼,到达最后,姐姐沦落到人尽可夫的地步,被烧死在这里,一桩桩一件件,我都记得清清楚楚。自我费劲周章嫁给徐光明那个畜生起,我就告诉我自己,我一定要报仇,为姐姐报仇,也为自己报仇,总有一天,我要让所有害过我和我姐姐的罪人,跪在我的面前,一个个的处死。活在仇恨之中和仇人之间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啊!时至今日,天时地利人和,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呵呵,今天是我的大好日子,支撑着我在这肮脏的地方活了这么多年的耻辱和仇恨,终于可以一一的洗刷。徐家经历了这么多年,实在是太肮脏了。上下乱伦、男女滥交,不知道骗了外面多少天真的少女……这样的肮脏和罪恶,早就应该来一场大清洗了……”

气氛死寂,无形之中到处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李明华是个大美人,自嫁到岛上的那一天起,就没有人否认过,许多人垂涎,但徐光焕却死死的护着她。

所以,在徐光焕死后,这个大帐之中和她睡过的人不少。

生活在这么样一个岛上,避世不出,徐家的人实在是太无聊了,除了吃饭睡觉,练功,似乎再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于是乱伦、滥交开始发生,愈演愈烈。每一个外来的女人,都能勾起岛上男人的巨大兴趣。只有少数十分出众的徐家子弟,才会被家族长辈奖励出去找一个女人。女人只是他们的一种奖赏。所以,这些能出去找女人的徐家子弟,带回来的女子无不是十分貌美,但这些女子最终的命运却都十分凄惨。

在鸳鸯岛徐家,家庭关系,一律以父亲为准,因为许多孩子的母亲又同时是另外一个或者好几个男人的子女的母亲,关系混乱。

徐家的女人对此一点也不排斥,但外面来的女人,却无法接受这样可悲的命运,大多数都因不堪忍受而自杀。

算起来,徐光明还是徐玄踪的玄孙。

听罢明玉夫人的话,徐玄踪的面色已悲哀至极,沉沉道:“徐光明不是走火入魔而死,是你害死的?!”

明玉夫人笑了笑道:“那只是我复仇的第一步而已,老祖宗你能想明白,看来您呐还没老糊涂,没糊涂就好,以后徐家上下,还要您老人家主持大局呢!”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徐家能主持大局的人都在这个大帐之中,要让地位尊崇的徐玄踪主持大局,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说这大帐之中的重要人物,不可能活下来几个,而徐玄踪这个老人,她会留下来。

徐玄踪听闻,哇一声,直吐出一口鲜血,全身都在哆嗦。

李明玉淡然道:“现在开始点名,点到名字的出来领死,时间还多得很,有什么不明白的,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知道你们该死的理由。”说话之间,李明玉拿出来一个账簿一般的本子,翻开第一页,开始念出一个个的名字。

这一个本子上,记载着一个个的日期时辰和一个个徐家男人的名字,前半部分乃是出自李明华之手,后半部分则是李明玉亲自写下的,两姐妹这么多年的一切大仇小怨都在这个本子之中记得清清楚楚。

李明华写下的前半部分大半部分是玷污过她的徐家男人,何年何月何时何地,一清二楚。本来李明华记下这些,也是为了有朝一日有能力报仇时,以便秋后算账,可惜终究因为别的原因,被鸳鸯湖的人活活烧死。这个本子,就落到了李明玉的手里,所以后半部分便出自李明玉之手,最后还附着一张徐家男系家谱,囊括了这么些年徐家从上到下家族中的每一个男性的名字。

明玉夫人在岛上杀人,从来都不是只杀一个,而是那一个人及其上下三代一个不留,从来如此。

于是一场漫长的点名开始了。

从那本子的第一页第一个名字开始,一个个的徐家人物以及上下三代被按到大帐中央砍头,头颅留在帐中,无头尸身则扔到外面。

足足十个时辰之后,这场血腥的点名才终于结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