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夏闭上了眼睛,然后揽住涂山桑的纤腰:“我来看看我家小美人,也养养眼嘛。”

“夏,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是这个样子?”墨瑶连忙丢下手中伙计,上前来将夏扶到了沙上,然后给他倒了一杯温水。

陈大妈随后就问:“那你当初干吗抛弃渲渲,你吃撑了?”

涂山桑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脸上的yin霾瞬间一扫而光,甜mi非常地闭上了眼睛,任由夏将她拦腰抱起,然后走出了房间,去街上游玩去了。

夏也没有再说话,径直走进了涂山桑的房间,现她的房间这时候又变得乱乱的,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涂山桑从g上爬了起来,抹了抹眼泪,然后抽噎着问:“道尊,你怎么来了?”

这时陈校长夫妻和女儿在一起,这两位看到夏化虹而来,立刻就是一句:“陈世美来了?”

陈校长点点头,将最终审判权交给了犯人:“那你这一世怎么办,给个准话!”

夏这时候只得自己说自己的:“两位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还有三十余年好活,真是福禄寿俱全啊。”

自己女儿都同意了,自己还有什么话说?

夏下了轺车,还没走进涂山桑的家就听到了哭声。

夏扫开了一片杂物,然后坐下来问道:“我不能来么?”

“后卿?还真有这东西?”校长一家全部都是饱学之士,当然知道后卿是什么东西。

“嗯~”陈校长这时后知道自己还有三十二年好活,心情也好了一点:“说起来你也不是外人,既然来了,那就坐下。”

夏只得说了句假话:“今生就算了,来生再说,毕竟我和她都是长生不死的存在,我们的时间都长得很,今生我只娶渲渲一个。”

夏就将这事情前前后后说了出来。

起初,路况也是不错的,稍稍平缓些的路段,都是柏油路。但是没过多久,随着地形升高,便成了石子路。由于并非什么要道,根本不可能出现所谓的盘山公路。行了一段之后,就成了最原始最泥泞的乡村土路。

顾诚全神贯注,车开的很慢。前窗的雨刷器不停地挥着,刮出一道道的水痕,放眼望去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雨景,隐隐约约有些青绿sè的山头,风景是极为美丽的。

但道路,是极为难行的。

在山间小道上全神贯注开了半个小时后,顾诚停下车子,叹口气:“不能再开了,我这技术,再开就要掉进沟里。”

“老板,我再联系下。”沈婷靠在椅子上,看着外面又忽然起来的飘泼大雨,忍不住也是烦躁,连忙再一次的拨打起号码。

“老板,郑秘书说她们也在车里,故障比较严重,可能需要修理好久呢,叶镇长说要返回九洞村的村民家中。”沈婷反馈信息。

“不能啊,咱们这么辛苦的接她们,怎么能回去呢。那不是白跑了。”

顾诚眉头紧锁,直接夺过电话,大大咧咧的问起来:“喂,郑秘书?”

“喂,你是?”电话里传来温婉的女声。

“我是沈婷的老板,是这样的,我现在车已经开到九洞村附近了,就在山下面,专门来接叶镇长的。”

“哦,麻烦你了。

可是,现在雨太大了,什么都看不见,叶镇长准备回村里呢。”

顾诚问道:“你们的车怎么回事?镇政府没有别的车了?”

“司机说是进水了,昨晚上汽车就在外头放着,淋了一晚上的雨。今早一车就陷进水沟里,直接熄火。至于镇上。”

说到这,女秘书似乎也有些火气:“镇政府总共就三辆车,剩下的都被人用着呢。”

“动机进水?那还修什么啊,雨停了直接找人拉。”顾诚听了笑起来:“你们在外头淋雨呢?别回村里,等着我们去接。”

手机里安静下来,片刻后声音又响起:“好,叶镇长同意了。

你们几个人?怎么接?”

顾诚与沈婷相视一笑,然后朗声回答:“人不多,就两个。我车也不敢往上开了,走着上去,你们也往下走着。然后一起坐我车回镇上。”

“行,那就这样,你快点儿啊,雨大的很。”女秘书焦急的催促。

啪的关了手机,顾诚冲沈婷一笑:“你下车不?”

“当然了,怎么能让你大老板淋雨,我反而干坐着。”沈婷笑着回答。

“我怕你感冒了。”顾诚心说,你身体又不比我,还敢逞强。

“也行,你把雨衣穿上,还有雨伞,给你。”顾诚吩咐。

因为这几天一直连绵不绝的秋雨,汽车中也准备了雨衣雨伞等工具,两个人就在车里套上,然后一同下了车。

脚一踩到地面,沈婷立刻晃悠起来,连忙扶住车窗,差点没摔倒在地。

“老板,我的鞋。”沈婷慌张的叫起来,短短几秒钟,她脸蛋上便是点点水珠。

顾诚闻言朝她脚上看去,顿时苦笑。考虑的头头是道,终究还是欠缺一点。

沈婷的脚上,是双黑sè高跟鞋。

高跟鞋,平时看着美观,还能增加气质,是沈婷最喜欢的日常装扮。

但是这会儿,在荒郊野外的地方,在群山峻岭里淤泥遍地的道路上,沈婷的鞋子,已经重重的陷进泥水中。

“哈哈。”顾诚大笑,挪到她跟前,拍拍她屁股,大声的喊道:“你还是进车里等着,我去接人。”

“这样好吗?”沈婷看着老板。

“那有什么办法,你现在连路都走不了。不信,你试试。”顾诚笑道。

沈婷闻言,不信邪的抬高tui妄想迈步,可是鞋子被泥水吸住,竟然是死死地动不了。一咬牙,一使劲,沈婷顿时朝前面倒去。

顾诚见状,赶忙拦腰抱住她,再一看她身下。黑sè高跟鞋依旧陷在泥泞地上,而沈婷套着丝袜的玉足,则1uo在空气中,鞋掉了。

沈婷面红耳赤,难为情的说道:“老板,那我就不去了。”

“呵呵,不去。你就坐车里等着。”顾诚笑着打开车门,把沈婷抱着塞进去,又弯下腰捡起高跟鞋,甩了两下泥点,放进车内。

“鞋你擦擦再穿,脏得很。对了,你把雨衣脱下来。”顾诚说道。

“恩,马上。”沈婷坐在椅子上,扭着身体脱下雨衣,交到顾诚手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