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 / 8)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听说你偷走了苍月国的大公主?”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袭依依浅浅一笑。

“是呀!”凤天痕轻笑着应道,面对这武林第一美人,目光中有着欣赏。

美丽的事物,没有人不爱欣赏──不过也仅限于此。

对他来说,袭依依只是一个朋友,一个聊得来的红粉知己。

世人总说他风流,这点他不否认:不过他也知道,什么样的女人能碰,汁么样的女人不能碰。

而袭依依,就是不能碰的女人。

跨越了朋友的界线,对他而言,所谓的第一美人,也只是个普通的女人而已。

到目前为止,能够勾动他心房的,就只有苍月绯紫一人。

可那妮子却一点也不相信他。不管他怎么对她说喜欢、说爱,她总是带着怀疑的眼神,让他好不丧气。

想他一个名满江湖的神偷凤天痕,有多少姑娘爱慕他,偏偏他就是栽在她手上,甘愿为了她放弃所有美丽的花朵。

他向来游戏人间,对情爱从不倾心,可是一幅画却让他彻底失守。

平静了二十多年的心湖,因为那朵高傲的魏紫牡丹而兴起波动,不再如往昔沉稳,可是呀……

他想要的那朵魏紫,却是这么难以采撷。

想到这,凤天痕不禁苦笑。

俊美的脸庞带着不同以往的表情,素来漫不经心的笑容,因为想到那朵倔傲的魏紫而变得温柔。

袭依依看到了,心中不由自主的浮起一丝妒意。

她爱恋凤天痕多年,早在第一眼见到他时,一颗芳心就落在他身上,可她却抓不住他。

就算拥有绝世的容貌,仍然抓不住他的眸光,她以为只要耐心的等待,总有一天他就会发现她、爱上她。

她不想只当他的红粉知己,她还要当他的妻。

她可以等,她有自信,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比得上她。

可没想到他竟偷了苍月国的大公主,这个消息让她惊讶又害怕。

认识凤天痕多年,她对他有一定的认识──他什么都偷,就是不偷人,尤其是女人。

可他竟然偷了一名公主,这代表什么?

她内心充满不安,所以才会来到这里,想证明是自己太多虑了。

可她错了,他脸上的笑容,是她从未看过的。

那样的笑,是因为那名公主吗?

凭什么?!那名公主凭什么让他露出这种笑容?!

袭依依好不甘心,可她还是压下心里的嫉妒,笑着问道:“你该不会爱上那名公主了吧?”

凤天痕淡淡的看了袭依依一眼,薄唇勾起一抹笑。

对于袭依依的情意,他心知肚明,却视而不见,反正她不说破,他就当作没这回事。

看似温柔多情的他,实际上却也比谁都无情。

“她很可爱,让人不得不爱。”他淡淡回道,耳尖的听到另一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凤眸轻扬,他看向右方,毫不意外的看到一抹紫色身影。

呵,见她沉着娇颜,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苍月绯紫不悦的抿着唇,她原本打算偷听他们在说些什么,怎知一个字都还没听到,就被他发现了。

可恶!

堂堂的公主,竟然堕落到想偷听对话?!这都是他害的,让她变得完全不像自己!

抿紧唇,苍月绯紫迁怒得很彻底,把所有过错都推到凤天痕身上。

“紫儿,你的脸色好难看。”凤天痕走向她,薄唇噙着笑,在她耳畔轻道,“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被说中了!

苍月绯紫恼怒的红了脸,死也不承认。

“少胡说!我有什么醋好吃的?!”她迅速反驳,可是羞恼的表情却说明了一切。

“倔强的小东西。”凤天痕轻笑着,爱极了她闹别扭的可爱模样。

唉,连她倔傲的x子他都觉得好可爱,真的是完了呀!他无奈轻叹,大手却亲密的将她搂进怀里。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红着脸,苍月绯紫推开他,往后退了几步,离他远远的。

这男人,完全不顾旁边还有人,总是对她想抱就抱、想亲就亲,脸皮厚到极点。

“有差吗?你全身上下有哪处我没碰过?”凤天痕扬眉,笑得轻佻。

“凤天痕!你闭嘴!”这无赖,他不要脸她还要!苍月绯紫又羞又恼的看了看一旁的两人。

水娃儿很识相的抬头欣赏桃花,当作没听到也没看到,而另一名美丽的姑娘……

那瞪来的凌厉视线让苍月绯紫一愣。她是哪里惹到这位姑娘了吗?

“这位一定是苍月国大公主吧!”不让自己被忽视,袭依依扬起笑容,款款走向他们,凌厉的眸光也早已换上一片和善。

她走至两人面前,轻轻二拐。“奴家袭依依,拜见公主。”

苍月绯紫挑眉,霎时间明白了。

袭依依,闻名天下的花魁,江湖第一美人,凤天痕的红粉知己。知道了袭依依的身分,对于她刚刚投来的敌意,她就能明了了。

“我现在只是个被掳来的囚犯,袭姑娘不需要行礼。”淡淡一笑,苍月绯紫意有所指的睨了凤天痕一眼,与生俱来的尊贵气势,不需要刻意彰显,就足以掩盖过任何人。

“囚犯?”她的话让凤天痕扬眉。“紫儿,你说错了吧,真正的囚犯是我才对。”

“什么?”苍月绯紫不解的看向他。

“我呀,是你爱的囚犯,心甘情愿被你锁住。”说着,他对她轻轻眨眼,模样邪气又迷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