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开房!上(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八月中旬的天气,最是炎热了。不过随着社会风气逐渐开放,京城街上时髦女子们的衣服也逐渐变得少了起来,露脐装和露背装倒是仍然极为少见,但露肩装终究还是多了起来,给这个炎热的暑期带来一丝非比寻常的清凉。

岳小莲穿着时下流行的喇叭牛仔裤,白色的短袖t恤,身上没有任何首饰,只是在手腕上挂着一串深朱红的桃核珠,那是她母亲临行走路前去二十里外的庙里求来的,据说庙里的主持给开过光,还花了二十多块钱呢,她可舍不得不带。

萧宸人虽然不胖,但天生有些怕热,此时走在街上,已然是满头大汗。反观岳小莲,倒是真有些苏东坡说的“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的感觉,竟然一丝汗都没有流,两相反差之大,路人侧目。

“哥,箱子还是我提吧,看你累得满头大汗的。”岳小莲看了有些过意不去,便要将萧宸帮她拖着的行李箱接过来。

“不用不用,我这汗不是累的,拖个箱子,又不是没轮子,哪能累着啊,我就是天生爱出汗,你甭管我。”萧宸笑呵呵地摇了摇头。

这话要是黄睿听了,一准惊呆。因为就在前几天,萧宸办公室的老式空调坏掉了,修理人员一看,直接宣布抢救无效,表示应该换新的了。但萧宸就考虑这个时候空调还比较贵,最后只装了一把大吊扇作罢。黄睿觉得有些不好,就跟萧宸说了说,其他领导办公室都有空调,只有他这里没有,会显得有些“独特”,是不是不太好。萧宸却是无所谓,说热天都快过去了,我又不怕热,还装什么呢,等今年困难过去了,明年远东稀金、恒健粮棉油和云梦明珠水产这些今年花大力气搞的企业有了利润上来再装也不迟,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嘛。

岳小莲一路紧紧跟着萧宸,好像生怕走丢了似的,让萧宸觉得很好笑,道:“小跟班,咱们今晚还是开个房吧,我住的地方,现在不大方便去。”

岳小莲一听“开房”,后面萧宸说什么都没听清了,心里一抖,也不知道是欢喜还是害怕,支支吾吾地“喔”了一声,脸色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也不敢到处左看右看了,小脑袋低着,眼睛就只看自己脚前的三尺地去了。

萧宸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误会了,心里不禁有些无奈,难道自己看上去就真的那么好色的?但想想,也的确不怪她会想岔,毕竟自己算是有前科的了,唉,这人呐,还真是学好十年,学坏一天。

有些无奈地拦了个的士,坐在车上,岳小莲心里还乱着,不知道该不该拒绝,自然不会先说话,萧宸却道:“小莲,一会儿咱们开两个房,你就在我隔壁,有什么事情的话,方便叫我一点。”

萧宸之前说开房,岳小莲以为他是那个意思,心里有些犹豫,但现在萧宸这样一说,她又很失望了,说:“开两间房很贵吧,好浪费的,要不然……”话一出口,顿时后悔不已,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么没脸没皮的话都说得出口。

京城的的哥全是侃爷,他直觉以为这两位是情侣,以为他们其实心里都有想法,只是不敢说出来,尤其是觉得萧宸有色心没色胆,太不爷们了。就忽然插了句嘴道:“开两间房是很不划算的,一间房不是很好吗?年纪轻轻的,还是要注意节省嘛。再说了,哥们儿,你女朋友都放心你,你自个儿还不放心自个儿啊?这年头,甭这么古板!”

萧宸顿时有些无语,京城的的哥啊,那就是话多,能侃。他笑着道:“呵呵,这个,我们其实……”

“对呀,司机师傅说得对,我也觉得我们还是要节省一点的。”岳小莲忽然打断萧宸的话道。

萧宸讶然看着她,什么时候她居然也会打断自己的话头了?他本来想说“我们其实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现在被岳小莲意外打断,只好道:“呃……对,对,我其实也只是这么一说。”

岳小莲见的哥把她当作萧宸的女朋友,对他的感官倒是极好,虽然刚才打断萧宸的话让她有些后怕,生怕萧宸怪罪她,因为在她们乡下,都没有人敢打断支书和村长说话的,何况是萧书记?虽然萧宸对她很好,但再好他也是书记啊,他说话,自己怎么能打断?

好容易车到了地头,萧宸付钱下车,两人去开房,走到前台,那接待小姐一看,就道:”二位下午好,是要住宿吗?”

萧宸点点头:“嗯,给我们开……”他犹豫了一下,朝岳小莲望去,只见岳小莲的眼睛里似乎有些哀求的意味,他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意思,嘴里脱口而出:“开一间房。”

……

两人都一起沉默着,跟着服务员小姐来到房门口。拿了号牌进去之后,萧宸就把岳小莲的箱子放在一边,一看里面的陈设,只有一张双人床,不由自主地朝岳小莲望去。

岳小莲早就看见了,这也是她刚才已经下过决心的,见萧宸望过来,心里虽然其实很紧张,但还是装作很平常的样子,道:“哥,你出了这么多汗,要不要……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萧宸有些搞不清她到底什么意思,犹豫了一下,发现被她这么一提,还真觉得自己一身汗很不舒服,就点了点头,道:“嗯,那我先冲个凉吧。”

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拿了衣服出来,到了浴室,很想不去想现在的事情,脑子里强迫自己考虑跟林志立之间什么时候才能决出胜负,自己能从中获得一些什么便利,可是越是不想去想,脑子里越发忍不住要去想,尤其是上次自己醉酒时,被自己迷迷糊糊中压在身下的那火热的娇躯,在他脑子里不断的盘旋,他似乎想起了当时那紧窄的甬道紧紧包裹自己那武器的感觉,和那温软如玉的身躯在自己身下喘息娇吟的声音。

不知不觉间,萧宸一下脸红了,他发现自己那话儿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立了起来。

“嗯哼……”萧宸有些“痛苦”地呻吟了一声,难道自己果然是个好色之徒?为什么那夜的事情,自己明明都喝醉酒了,现在却居然能够回忆起来?

让冷水冲了许久,萧宸才终于让自己平静了下来,擦干身体,穿好衣服,开门出来,顺便抬眼一看钟,竟然洗了四十分钟……萧宸顿时有些汗颜,难道自己真是憋得太久,那武器没地方发泄不满么?

转眼一看岳小莲,却见她竟然换了一套睡衣!睡衣的样式倒是并不花哨,也不夸张,只是淡红色的套筒莲花边上衣和和同色同式的短睡裤,但那质料却是薄得惊人,萧宸的眼里极好,一瞬间就看见她胸前隆起的睡衣下面,两颗淡粉微红色的小葡萄。而下身则更是很清晰地可以看出那薄如轻纱的睡裤里面白色的小内裤,睡裤很薄,小内裤似乎也很薄,因为萧宸感觉自己隐约看见了下面方寸妙处的一点浅浅的淡墨色。

美景迅速接近!岳小莲脸色红红地走了过来,用小得几乎连萧宸这么好耳力的人差点听不见的声音道:“我,我也洗一下。”

萧宸的目光这才挪了上来,干咳一声:“呃……嗯。”

岳小莲就逃也似的小快步走进了浴室,飞快地把门关上。萧宸终于还是本能战胜了理智,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美丽的风景。目光全落在了那薄薄的睡裤里面,紧紧裹着两瓣软玉一般坚挺圆翘的屁股蛋儿的白色小内裤。

他似乎能够看出那两瓣香臀之间的一线鸿沟,甚至似乎可以感觉到那里的温暖和湿润。

直到岳小莲飞快地关上浴室的花纹玻璃门,萧宸才深吸了一口气,收回自己的目光,这时,他再次尴尬的发现,自己居然又处在战斗状态了。

“我晕!”萧宸冒了一句“先进”词儿,伸手打了一下那根东西,瞪眼骂道:“猴急什么!这么不听招呼!哼哼……”

他悻悻地走到沙发边坐下,眼睛盯着那花纹玻璃门后面朦胧的**,只感觉自己又热了起来,那个不听招呼的家伙依旧桀骜不驯地展示着自己的强大,萧宸有些郁闷,又有些怀疑,怎么自己对女色的抵抗力好像下降了很多呢?想当初自己怎么说也是阅尽天下a片,心中自然**的高人,按说对漂亮女人的免疫力还是应该不弱的啊,这是为什么呢?

想起“阅尽天下a片,心中自然**”,萧宸又忍不住朝那花纹玻璃门望去,这花纹玻璃门好像也跟打码差不多的,不知道这么看过去能不能自然**?

岳小莲在浴室里仔细地清洗自己的身体,任何部位都不放过,她一定要把全身洗得干干净净的。忽然,她的眼睛朝门外望了一眼。

为什么……感觉他好像看到了自己一样呢,不是有门吗?

岳小莲的脸色又不自觉地红了起来,就好像已经赤·裸坦诚地被萧宸审视着了一般。

----------

同志们,无风拜求收藏!!!为了晋升!为了清醒地推dao!!!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