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花开萎靡大结局(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豆儿惊呼了一声,也顾不得太多,上前一把推开惠贵人,扶住文督卫摇摇欲坠的身体,那把匕首只留下刀柄,深深的没入文督卫的身体,他的脸庞迅速失去了血色,豆儿不敢擅自去拔那匕首,只大声喊:叫太医,太医!

文督卫却摇头,虚弱的道:太医来了,宸贵妃的事情怎么办?

豆儿大喊:那你怎么办?

文督卫看向依然伏在地上呆愣的我,微微的笑了一下,忽然伸手握住那刀柄,猛地一旋转!豆儿惊骇的大叫出来!我也瞪大了眼睛,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我的脑海只有一个想法,如果不是我拔掉了他的剑,如果不是我拔掉了他的剑——

惠儿在一旁哼笑:你的命真好,总有人保护你!

我凌厉的瞪向她,方才这一刀是要刺向我的,文督卫即便已经觉得我不可理喻、残忍了,却还是要用生命保护我,我——

豆儿终于承受不住文督卫的重量,文督卫咣的倒在地上,眼睛却一直望着我,鲜血迅速染红了周围的地。他如同一朵被迅速抽干水分的花朵,枯萎颓败了,直到最后一次呼吸,他都用力的看着我。

我僵硬在原地,无法做出任何动作!惠儿冷冷得看着我们,转身姗姗的离去!

我已无意去注意她,只用尽全身的力气爬到文督卫身边,那些鲜血染红了我的裙角,我抱住他的头,他只是紧紧地看着我,身体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到了这时,我才忽然嚎哭出来!撕心裂肺的、伤痛欲绝的,几乎要把我心中所有的痛苦都哭出来一般,豆儿忽然担心的唤我:娘娘!

我才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下来,只是在声嘶力竭的大声嚎叫,我那样剧烈的悲痛仿佛在心底凿了一个洞,泪水顺着血液咕咚咕咚的流进了那个洞里,因此我眼睛无比干涩。

我闭上嘴巴,紧紧的抱住他,就好像当初他在我重病时抱住我一样,我已经不在乎什么别人的看法了,我永远失去他了!

几个嬷嬷去试探了一下宸贵妃的鼻息,这么半天似乎也有些失血过多,只剩下半口气了!豆儿也不问我,自己拔出文督卫身上的那把匕首,随着出来的鲜血溅在我的身上脸上,她用那把匕首用力的插进宸贵妃的身体里——

那晚我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更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回了永生堂!身上沾满鲜血的衣物已经被换掉,文督卫的死也没有惊动任何人,仿佛就是湖水中的一颗气泡,嘭的一声爆裂了消失了也没有人知道!

豆儿哭道:奴婢知道娘娘想要厚葬文督卫,可眼下的情况若被他人知道了,可就说不清楚了,所以奴婢自作主张处理了文督卫的遗体,娘娘若是心中不痛快就责罚奴婢吧!

我淡笑了一下,豆儿又说:到了明天奴婢就会把宸贵妃忽然出天花暴毙的消息传出去,天花是传染病,不会有人过来验证尸体的——

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陌儿,忙过去看她。

她已经知道了文督卫的事情,此刻正静静的躺在床上!两只眼睛盯着头顶的床梁,久久的凝望着。剪溪丫头站立在床前,忍不住抹泪说:自从娘娘知道了那消息,这都两天了,滴米未进滴水未沾!奴婢着实担心啊!

我哽咽得去摸陌儿的手,说道:陌儿,我——

陌儿的眼角忽然滑下一滴泪,她哑着嗓子说:我再也看不到他了!

我低下头:都怪我,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

陌儿睁开眼睛:是你的错吗?他自愿为你去死,是他的选择,只是他从来不曾考虑过我!

我扶在陌儿身上,抱着她,她的肚子微微突起,她问:是惠贵人?

我点头:陌儿你放心,我——

你?你能做什么?你又做过什么?我自己的仇自己报!

我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她挣扎着坐起来,让剪溪为她梳妆。我道:你身子虚弱,还是不要走动了!

她笑着摇头: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姐姐也憔悴了好多,如果姐姐闲着没有事情做,就颜昭华吧!

我这才想起来颜昭华,不知道陈太医死后她过得可好?

我忙去荣华宫,她见了我,却问:真的是你杀死陈太医的吗?

我不禁愣住,知道她是听信了宫内的谗言,误以为是我杀陈太医灭口。

我也懒得解释,转过身离开荣华宫!

那日,我不知道陌儿到底和惠儿说了些什么,只知道第二天惠儿便被丫头发现,她已经服毒自尽在慈宁宫东苑!

很多人说惠儿是被淑贵妃害死的,我却不这样认为,惠儿从来不会被别人害死,她只会被自己的痛苦打败,正如我说的,没有了宁远的爱,她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我坐在惠儿的床头,抚摸着她已经变凉的皮肤和嘴唇,尽管我知道她心狠手辣、恶贯满盈,却依然觉得痛心,脑海中不断重复着她回眸百媚生的微笑和深夜中孤寂悲凉的悠长叹息!

人之初、性本善!是因为有了欲望,有了索求,才会因此而变得邪恶?太后在另一边哭得伤心,陌儿紧抿着嘴唇并不说话,我仔细的为惠儿整理头发和衣服,总觉得也许下一刻她就能醒来!她的手中还拿着一张宣纸,上面是她自己的笔迹: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春依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宁远站来一旁叹气,安抚我说:你不要太难过了!

我也不回头,只问:这那么多年了,你都不难过吗?

宁远更加感慨:怎么会不难过呢,只是我更但心你,更怜惜你!说着他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抚摸着他的手:对我有情就是对他人无情!

太后哀嚎了一声,我忙过去,抱住她,陌儿在我耳边轻声说:她死了你心疼?我和她是一样的,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爱,生不如死!

我忙握住她的手,她淡笑:放心,她之所以离去是因为她一无所有,而我还有这个孩子,他将是我终生对爱的怀念!

我一愣,陌儿却没有再说话,转身缓缓的离开慈宁宫,那一抹淡蓝色渐渐的消失在楼阁之间。

短短几日之内,宫中连续死了两位妃嫔,太后素来又迷信,到了第二天就搬离慈宁宫,去佛堂吃斋念佛,为皇上和后宫祈福。诺大的慈宁宫再次恢复沉寂。

闲暇的时候我时常在想,这后宫之中到底有多少人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爱,又有多少人是终生懊悔和愤懑的呢?即使曾经高贵、狠毒如惠儿,也有终其一生也无法得到的东西,剥去表面的那些残酷外衣,她们才是最可怜无助的人!就好像花开的季节,那些洁白的花朵因无人欣赏,在不断的消逝中萎靡,时间流转,还没享受完灿烂的时光,就已经走向衰败,生活中的花开花落如同生命般脆弱的经不起风霜,而现在看着那些幽香的花朵萎靡后的绝美,似乎才明白什么叫事与愿违和刻骨铭心!

我忽然想起合淑仪,便去了她的宫殿,大门外笑呵呵的立着两个大雪人,洁白的雪,红红的辣椒,身上还围着厚厚的一条围巾。

我走进去,合淑仪正在内阁看书,看的竟是豆儿死活不让我读的杨贵妃传,她见我来了,温柔和煦得表情立刻变得谨慎,我无奈的笑笑:这书好看吗?

她淡淡的说: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总归不是自己的故事,不过是用来消磨时间,倘若真的看进去了,也不过是图增伤悲和惋惜罢了!

杨贵妃万千宠爱,最终也难逃死亡和黄土一杯!那些爱情啊,誓言啊也无法保护她,让她活得久些!

合淑仪却道:我在意的却不是这绵绵长恨,唐玄宗一生爱过的女人有三个,赵丽妃,武惠妃,最后才是杨贵妃,不一定先得宠的人就能长久,未必后来者不会居上,这就是我活下去的动力,也许将来有一天,皇上会突然想起我,继而真心真意的宠爱我,哪怕只有一天,我也知足了!

我微眯着眼睛,仿佛看到她的身上散发着圣洁的光芒,我笑说:你会等到那一天的!

合淑仪自嘲的笑了一声:只可惜就算没有你,皇上也不会多看我一眼,我从来都不是小说中的人物,因此只好借由她们来幻想一下了!说着,她又低头看书,我道:给我念一段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