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威震天下(五)(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最后无相的突然出现,以绝世武功逼退了玄武宗众僧,逼得释禅上人向无相提出挑战。以龙啸天的理解,当时释禅上人也只能那样做。因为只要有无相在,少林就在。无相是少林僧侣的精神领袖,只要无相一日不死,少林禅法精义便不会灭亡。若是他能打败无相,那少林便不攻自破。无相绝世之才,数十年来,坐拥佛门第一高手宝座,如今更修成佛家无上秘法天佛经,一身禅功已不知到达何等境界,释禅上人亦数十年苦修,成龙象般若法,一身修为旷古绝今,两大高僧的对决必精彩绝伦。

这一晚,当所有人都在安然大睡时,有两个睡不着。一个便是多情的龙啸天,另外一个便是人称千手观音的白玉莲,释禅上人的三大爱徒之一。龙啸天因多情而恼,晚上脑海里满是妖娆千手观音身影,怎么也睡不着觉,连狗肉和尚要叫他去喝酒的心情也没有。白玉莲则是担心其师,必竟武佛是成名多年的绝顶高手,从今日露出的那一手神功,修为比其师释禅上人不遑多让。天底下就是有那么巧的事情,睡不着的两人竟共同走到少林的后山的一座小山峰。

一见面两人都有些欣喜,手指着对方,道:“你……”

羞涩,欣喜,两人一时间竟说不出话。不过,终是龙啸天脸皮厚一些,笑道:“你为什么跟着我啊?”

一听这话,白玉莲又气又急,嗔道:“谁跟你着你啊?”

龙啸天哈哈一笑,道:“你啊!我前脚刚来,你就跟着来了。”

白玉莲实在想不到天下间竟有脸皮这么厚的人,脸色气红,嗔道:“不要脸,我走了。”

美人脸上白里透红,人比花娇,她修有‘欢喜禅’,功法成后,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这一番娇嗔,人更是美极了。龙啸天听闻言美人要走,啊的一声惊叫道:“你别走啊!”

白玉莲回头过去道:“不走在这里干嘛啊!而且人家才没有那么不要脸呢?三更半夜跟着一个大男人呢?”

听声音,好像还哭了。龙啸天听后只觉自己说了一句多么不应该说的话啊!看见美人儿哭泣,心如刀绞,当下忙道:“不,你别走啊!不是你跟着我,是我跟着你好了。”

白玉莲喜道:“那可是你自己说的哦!”

龙啸天拍着胸脯道:“当然。”

白玉莲回头看着男人,娇笑地道:“那癞皮狗跟着本姑娘有什么事吗?”

她哪有哭啊,脸上满是笑容,刚才分明是装的。这妖女真会做戏,龙啸天心中暗想。看着她那一脸得意的笑,龙啸天心中有些恼,老子打了一辈子鹰,今天反被鹰啄了眼睛,当下突然脸凑近白玉连面前,笑道:“是啊,我三更半夜跟着你正有事情呢?”

两人的脸几乎挨到一起,男子的阳刚气息扑鼻而来,入心田,一丝热流浮上心头,心神摇曳,当下问道:“那你找我什么事啊?”

龙啸天嘿嘿一笑,白玉莲看到那笑,仿如看见一只凶恶的狼在对它面前的猎物笑一样,心里一颤,道:“你要做什么啊?”

龙啸天又是嘿嘿一笑,道:“你说我们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在一起,我能要求你干什么事啊?”

说完将近在眼前的千手观音搂在怀里。

白玉莲啊的一声惊叫,脸上一红,挣脱龙啸天的搂抱,道:“你别,别啊!”

对龙啸天的搂抱,她有一点害羞,也不知怎么了。她修‘欢喜禅’曾有无数‘修侣’,从来没有一个给她这种感觉。龙啸天笑道:“怕什么啊,此刻三更半夜没有人会来打搅我们的好事的。”

龙啸天本来也是吓吓她,并没有那种意思,可是此时搂过美人,入手尽是她滑嫩细腻的肌肤,入目是那张倾城绝色的脸,无意渐渐变成有意。情怀微动的他说完话后,便将怀内的美女搂得更紧一些,嘴轻轻亲吻着美人儿玉颈。

白玉莲给龙啸天搂在怀里,一颗心前所未有的紧张,提在咽喉上,此时给他一亲,只觉滑嫩双唇处传来一温热的气息,身体一颤,所有的坚持瞬时土崩瓦解,身体一软,倒在男人怀里。如此大好机会,好色的男人当然不会放过,一手在美人儿柔嫩饱满的臀部抚摸捏揉着,一手伸进美人儿的白莲衣内,在她细腻如水的肌肤轻抚着。

美人儿给龙啸天一阵亲吻,一番抚摸,只觉浑身难受,玉嘴不觉嗯呀一声,这声音娇滴滴的,又含欢喜禅的色相法在内,听了直令人骨头酥软,情怀大动,有销魂荡魄之力。龙啸天笑道:“美人儿莫及,等一下好哥哥会好好满足你的。”

说完一只手更肆无忌惮地在白玉莲身体上抚摸着,一张大嘴由美人玉颈吻下,在美人儿那露出半颗丰乳的胸上激烈地吻着。

男人身怀魔种,美人儿身怀佛家正统的双修大法‘欢喜禅功’,两者一正一邪,本是相互排斥,无奈男有意,女有情,转而成为相互吸吮,这一吻当真有如天雷勾动地火,一发而不可收拾,美人儿挺起前胸,好让男人可以更方便地吻到她,修长玉腿紧长男人,一只手伸到男人胯下抚摸套弄男人的神器。感觉龙啸天神器的硕大,见多识广的千手观音,不禁惊呼道:“好大啊!”

龙啸天呵呵一笑,挺动着下身,笑道:“等一下,我要好好的……”

说完嘿嘿一阵淫笑。

聪慧的美人儿闻言,哪不知他打什么主意,并没有跟其它女子那样羞涩,嗔道:“来就来,人家修有欢喜禅,可采阳补阴,还怕不你成。”

妖女就是妖女,说话之间,总有一种诱人的媚态。龙啸天看了情怀大动,咬了美人儿饱满的胸部一下了,悄悄地在美人儿耳边道:“美人儿,你的屁股好嫩啊!”

说实话,美人儿的臀部真的很嫩,摸上去就如摸在一堆海棉上似的,这种感觉龙啸天从未在其它女人身上体会过。

听到这话,饶是大胆的白玉莲脸儿一阵发红,随即羞喜道:“你喜欢就好了。”

龙啸天得意大笑道:“我当然喜欢了。”

说完俏看着端庄圣洁的美人儿道:“女菩萨,弟子对菩萨仰慕已久,菩萨今晚可愿与弟子成其好事?”

面对龙啸天的语气突然的转变,白玉莲初时一阵愣然,随后又恍然过来,有时说一些禁忌挑逗的话,可以更添情趣,她非世间一般女子,闻言一脸为难地道:“可是本尊乃佛门中人,怎可?”

龙啸天一脸怨求地道:“女菩萨美丽大方,弟子每个晚上做梦都梦到你,想得抓心搔肺的,请女菩萨成全弟子吧。”

白玉莲端庄的脸,一阵妖笑道:“是吗?”

龙啸天恳认真地道:“是啊,女菩萨不信弟子把心挖给你看。”

说完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刀来,就要开心挖肺。白玉莲见龙啸天真的要把刀刺进去,忙夺过他的刀,嗔道:“傻人,人家相信你还不行吗?”

龙啸天闻言,喜道:“那女菩萨真的答应与弟子成好事了?”

白玉莲羞喜道:“本尊的身体都给你压在身体下,不答应你,还有什么办法吗?”

一听这话,两人对望一眼,哈哈大笑。有些时候,一些角色的互换,更添爱欲之间的一些情趣。

突然,美人儿正色地道:“我问你一件事哦?”

龙啸天道:“女菩萨请问,弟子一定据实回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美人儿应了声好后,便道:“刚刚若我没有阻止你,你是不是真的会将刀捅进去啊!”

龙啸天道:“不会。”

美人儿闻言,脸上有一丝失望,问道:“为什么啊?”

龙啸天笑道:“因为我相信你不会让我把刀捅进去的。”

美人儿奇道:“万一我不阻止的。”

龙啸天肯定地道:“不会的,因为你爱我。”

白玉莲闻言,身体一颤,随即看着一脸得意的龙啸天道:“爱你,谁爱你啊!你死了好了。”

说完推开男人,起身,但并没有走。在理解中,癞皮的男人一定会跟她起身,抱起她的。哪知等了好久,都没有感觉到男人那样做,而且后面没有一丝动静。白玉莲心中一震,忙回头一看,只见龙啸天躲在地下,一动不动的。见此,白玉莲吓得脚肝胆俱裂,蹲到地下,扶起龙啸天道:“你怎么了?”

龙啸天气机虚弱地道:“你不是叫我死吗?现在我就死给你看。”

白玉莲闻言道:“你怎么那么笨啊,我那是气话,只是随便说而已。”

龙啸天脸色苍白,虚北至极地问道:“那你是不舍得我死哦!”

白玉莲嗯的一声,道:傻瓜,我怎么舍得你死呢?“龙啸天闻言,哈哈一笑,道:“你既然不要我死,那我就不死了。“说完反手一抱,龙精虎猛地将美人儿压在身下,道:“那你说你爱不爱我啊?”

白玉莲对此变化,预料不及,惊呼道:“你没事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