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一章【大男人】(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五卷滴一百二一章

“哈哈,美女,如此小气男人,你干脆将他甩了,跟着哥哥们吃香的喝辣的。”一个令人讨厌的粗狂声音,打断了二人的甜蜜氛围。

转过身,林天宝看到走过来的讨厌鬼。二十五六年纪,一头黄毛,满脸横肉,有几分凶相,可轻飘飘的步伐,连根基都没有筑牢。

摇摇头,林天宝叹息一声,连说话欲-望都没了。

混混,尤其是自以为很有地位的小头目,不怕人横,最怕被人无视。林天宝轻蔑眼神,让黄毛无比难受,怒声道“小子,识趣一点,乖乖的滚!”

林天宝的功夫,是杀人的功歌夫。因此,有了‘小白脸’宋远航意识,林天宝甚少出手,变得内敛起来。

他的忍耐,容忍,邱玉华、关明月等人都很高兴,暗赞小宝长大了。

“小子,嚣张要有本钱哟!”邱玉华微微一笑,媚光四射,让大堂增色三分。黄毛一副痴痴呆呆表情,心中一片火-热,疯狂笑道“凭我谢老三的地位,一个没用男人还不放在眼里。”

碰到了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邱玉华用看白痴一般的眼神扫了下谢老三,粉拳捶打了林天宝肩膀一下,戏谑道“没用的男人,就知道混吃混合,白混日子,等着老死升天,真不行啊!连谢老三都看不起你。”

有时候,无知真是一种福。林天宝看也不看谢老三,手掌在怀中美妇人娇靥上轻轻滑动,问道“老公我到底有用没,你又不是不知道?”

灼热的滚烫,凶悍的顶撞着股沟,邱玉华羞涩不堪,又有些兴奋,似乎幽谷之中有细细涓流溢出,幽怨的嗔怪一声“坏蛋老公”她一张娇靥通红无比,艳光四射,看得所有人都艳羡万分。

美妇人酥软而娇媚的声音,蚀-骨销-魂,谢老三虚火腾地变得了烈火,紧身裤被高高顶了起来。已经当做到手猎物的美妇人,却在别人怀中发浪,谢老三怒不可揭,怒骂一声“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三爷我要你小命!”

谢老三的拳头,是这一片区最硬的,四周客人看到他一双醋钵大小拳头,击向林天宝后辈,不禁暗暗为他惋惜。

惹上了谢老三,一个在市府之前,出手打人都被无罪释放的家伙。

格格

一声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彻餐馆。谢老三强壮的身体踉跄后退,一张满是横肉的国字脸苍白得冷汗直往下滴落,痛苦叫喊道“你对无辜出手”

曾几何时,上林林家就是西山市、整个省份地下势力规则的制定者。只不过林天宝爷爷做了私塾老师,林家才在战乱年代完全退了出来。

“哼,你也好意思自称无辜之人?”林天宝怒哼一声,站起身,骂道“酒-色之徒,作恶之辈,如果少爷我不是修身养性,凭你今日的冒犯,我要将你剁掉。”

富有节奏的步子,发出一次次脚步声,仿佛鼓声一般击打在所有人都心口上,大家连大气都不敢喘。

林天宝突然发怒,邱玉华很不解,误以为是先前的话惹怒了他,不禁怜怜弱弱的看向林天宝。

微微摇头,林天宝走到谢老三身旁,用脚踢了他一下,训斥道“像你这般的猪猡,我真不想管,也管不过来。可你却不知死活,对我出手,让我看到了你的手相。”

“你你对我我做了什么”比起骨折,谢老三更恐惧‘小三’的一丝钻痛,害怕男人的骄傲失去了。

“你还没有笨死。”林天宝微微一笑,驱散了带给所有人的压力,也接过顾老妈送来的菜肴,头也不回的道“谢老三,你既然有势力仰仗,既然能倚仗权势,强抢女人,做一些奸yin,我就断了你的根,让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再碰女人了,从此都活在欲-望煎熬之中,一旦对女人产生了心思,你就会痛苦不堪,恨不得死去。”

诸如谢老三这种贪花好色的混球,他们身体、心理无论遭受多么大的折磨,都不会自寻死路,从而解脱。

咯噔

咯噔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未停,一个穿着绿色长裙的美妇人,婀娜多姿的走了过来,朱红檀口微微一张,蹙眉道“小宝,为了一个混球,你妄动怒火,有必要吗?”

薛飞燕,比他丈夫朱恒星声名更显赫,因为他不但能管省长,还管理着本省第一大集团光燕,是名副其实的美女老总,一直都从事慈善事业,这十几二十年做下的善事数也数不清了。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生成老百姓都认识薛飞燕。而她一出现,无论老板、客人都纷纷向她问好。

“干妈,你看我这样子,是在生气吗?”林天宝无赖一笑,抓住美妇干妈的皓腕,脸庞亲昵的蹭了蹭薛飞燕的滑腻玉颊。

“小无赖。”夫妻没有一儿半女,薛飞燕与朱恒星,一直都将自幼失去双亲的干儿子当亲儿子一样照看。

薛飞燕的干儿子,一两年前,曾单枪匹马,单挑一条街的混混,残肢断臂一地,至今都无人能准确说出伤残者的具体数目。那一天一夜,省府常委全部列席,开了一整天的会,连朱恒星也无法顶住压力,同意了收监、审判林天宝的决议。

可是,林天宝还未被收监,在京城活动的薛飞燕,就将上面的人搬动,两个力主惩处林天宝的两个人物,一个到了人大养老,一人被调走外省。

从此,薛飞燕为干儿子大动肝火,闹到京城去了的故事,以各种版本在省城、在西山流传,普通老百姓的清楚,干儿子是薛飞燕的逆鳞,一旦触及,她会给予对方温柔一击。

天然呆的谢老三,终于猜测到了林天宝的真实身份,心中千万种报复的办法,只剩下滔天惊恐,颤颤发抖,磕头道“林少爷,你”他诺诺而语,却惊吓过度,难以说出完整的话来。

“滚吧!”邱玉华首都开口,而她的娇艳的神情,看得薛飞燕面色一愕,宠溺目光带有一丝责怪,举起玉指,轻弹了林天宝一下,嗔声道“胡闹!”

对于干妈的火眼金睛,林天宝佩服的伸出大拇指,可他脸皮厚比城墙,不但没有一丝不好意思,反而得意洋洋,向美妇干妈咧嘴炫耀。

被好姐妹发现奸-情,邱玉华羞得差点抬不起头,根本不敢薛飞燕的复杂的眼神。三人坐定,一同吃饭。

虽有手机联络,薛飞燕从雪赵玉梅口中,大概了解了林天宝醒来这段日子的事儿。可她更想听林天宝亲口诉说。

美妇干妈对自己的爱深入骨髓,也对自己一切行为都纵容着,林天宝对她当然也不会隐瞒,将最近干的荒唐事情都细细道来,唯独隐瞒了他最大机密脑子中多了个十二年后的未来人‘小白脸’宋远航意识。

“小宝是大人了,真的长大了,真正的懂得享受人生了。”薛飞燕语气激动,一脸微笑。她温煦而慈爱的目光,带有无声的赞许,并许诺道“小宝一直都是个有责任的大男人,以后无论有什么困难,不要忘记了干妈永远都会支持你,永远都与你站在一起。”

邱玉华撇撇嘴,怒哼一声,道“这个小色胚,口味如此重,找了一大批美妇人,还不是你这些年将他纵容坏了,也变得无法无天了。”

“是啊,他太坏了,坏得将旷妇都解决了,而有的人却馋得不断流口水,将凳子弄湿了。”薛飞燕目光如炬,邱玉华又羞又怒,偷偷的擦拭了一下凳子,快速站起来,挎着包走入了卫生间。

“说吧,你为什么懂得如此多?为什么连李玉珊哪个大公主都无法解决的棘手问题,你都能勾画出来。”薛飞燕难以忘记,第一眼面对干儿子勾画出来的西山经济蓝图,带给她的震撼是多么的巨大。

脑袋靠在薛飞燕滑腻的手臂上,林天宝尴尬笑道“就知道无法骗过干妈,知道干妈一直不肯见小宝,就是对小宝有怀疑。”

“你呀,干妈和你干爹,与你父亲亲如兄妹,情同手足,一直都将你当亲生儿子对待,每一天都没有忘记关注你的成长。你一下子的巨变,干妈怎么能不心生怀疑呢?”薛飞燕在短暂的十年时间,带领的集团能一跃成为本省第一企业,其智慧、心机,根本不是林天宝所能媲美的。

想起半年多无意识的日子,林天宝也心生恐惧,哽咽道“干妈,小宝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说着,林天宝也将醒来时刻,脑子中凭空多了一个三十出头未来人意识的事情告诉了妹夫干妈。

“小宝真是幸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果然不假。”薛飞燕长嘘一口气,看向林天宝的目光,除了宠爱,还有几分奇异与探索。

薛飞燕一旦算计人,一对丹凤眼就会微微弯下,形成了一对无比好看的月儿。林天宝被看得发毛,惊叫道“干妈,你就放过小宝吧,我可不想被死死束缚在你的集团内,日日都面对着烦躁的单一工作。”

“小宝,你是大男人,可雅为干妈这弱女子排忧解难哟!”薛飞燕一副哀求神色,成熟风韵愈发浓郁。林天宝看得一阵迷糊,糊里糊涂的就点了点头。

“小宝,真没用,飞燕一旦求你,你就无法抗拒。”走出来的邱玉华,愤愤不平,芳心中还有意思酸涩与好奇,不知薛飞燕掏了小冤家什么秘密。

我血气方刚,正当壮年,又有什么法子抵御干妈的绝世风姿啊?连我爷爷那般不食人间烟火的老鬼,面对干妈的哀声请求,一辈子都无法拒绝一次,数次为她破例看相,破例看病续命,这一切的代价是他老人家的性命啊!

薛飞燕的魅力绝伦,难以抵挡,林天宝当然无法说出口,唯有露出欢笑,亲手给两位国色天香的美妇人夹菜,抚慰着她们争锋的诡异心思。

ps来得有些晚,莫怪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