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被迫穿成小h_分节阅读_16(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邓布利多慈祥的笑着看向哈利,哈利轻轻的点头,“我愿意,并且荣幸之至。”

“那么,我宣布,在梅林的见证之下,你们正式成为一对伴侣。”邓布利多挥动魔杖,一道火红色的光芒围绕着哈利和斯内普转动几周,最终没入了他们的体内。

哈利模糊的听到,在他们的身后响起了热力的掌声,还有欢呼声。不过,这一刻他并不是那么的在意,他只是看着和他十指交握的、他的伴侣。

“现在!”邓布利多不得不在众人的掌声和欢呼声中提高了嗓音,“你们可以亲吻的你们的伴侣了!”

哈利看向斯内普,两个人伸开双臂拥抱着对方,然后深深的吻在了一起……

后记:

即使在许多年以后,在高锥克山谷居住的所有巫师都记得,在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五日的那天,漫天的烟火整整在空中整整灿烂的绽放了一天一夜,就如同在那天结婚的两个人一样,整整相爱的一生……

小包子出生

在哈利和斯内普结婚五年之后,哈利接受德拉科和赫敏的邀请,参加了他们的儿子提托诺斯的洗礼,并且成为那个刚刚出生不满一个星期的小家伙的教父。

等回到刚刚开学了不到十天的霍格沃茨的时候,哈利突然想起了某一年,他曾经得到了某样生日礼物。

也许,有个孩子也是不错的,不是吗?

坐在地窖客厅沙发中的哈利猛然瞪大了眼睛,在这五年中,莱姆斯和小天狼星也各自生下了他们的孩子,为什么他就不能呢?

这里是魔法世界,他们就应该享受某些魔法带来的不可思议的结果,不是吗?

想到这里,哈利猛然瞪大了眼睛。他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走进了斯内普的实验室。这么些年了,他早就知道斯内普把某些东西藏在了什么地方……

在整个学期的课程都要结束的第二年六月十七日早晨,几乎整个霍格沃茨的学生都发现,在教室席上少了两个教授。

“在你们急着吃早餐之前,我想我需要宣布一个消息。”邓布利多缓慢的从校长座位上,迎上所有好奇的看向教室席的学生们,“今天,还有未来几天的黑巫术防御课,以及魔药课全部改为自习课。”

“为什么?!”所有的学生都大声叫了起来,邓布利多不得不举起双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等到霍格沃茨礼堂重新恢复安静之后,他才笑眯眯的说,“因为,你们黑巫术防御课的哈利波特教授现在正在医疗翼中分娩,而你们的魔药课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则已经紧张到只能在医疗翼里等待,并且为庞弗雷夫人提供各种高质量的魔药了。”

“所以——!”邓布利多在所有学生热烈的欢呼声中提高了声音,并且兴奋的抓着他的胡子,“很遗憾的,我们学期最后几节黑巫术防御课和魔药课要取消了!”

在霍格沃茨礼堂陷入一片疯狂之中的同时,只有三个人的医疗翼中,正气氛紧张到让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斯内普教授,止血剂,快点。”庞弗雷夫人大声的叫道,“还有,准备好止疼剂和愈合剂!”

“知道。”斯内普简短的回答,声音中透露着一丝可疑的颤抖。

“西弗,放松,我没事。”哈利满头大汗,咬着牙忍受着小腹传来的剧烈疼痛的说,“这,只是生产的时候的正常反应。女人都是这么生孩子的。”

“该死的波特,你给我闭嘴,你是男人!”正在准备魔药的斯内普回身冲着躺在床上,表情早已经痛苦的扭曲成一团的哈利低吼,并且手微微颤抖的把准备好的魔药放在了一旁,“你跟女人不一样!”

“我想,不管是男人或者是女人生产的过程都是一样的。”庞弗雷夫人用平静而温和的语气说,“斯内普教授,你不用那么紧张,只要等到最恰当的时间,用魔法在哈利的腹部开一个通道,让婴儿顺利的生产出来就可以了。这真的再简单的不过了。”

“可是,他在痛苦。”斯内普紧紧的握着哈利的手,感受着哈利手因为痛苦而紧握着他的手之后,那种骨头摩擦产生的刺痛感。

“这是必经的过程。”庞弗雷夫人冷静的说,并且在最后一次检查了哈利之后,挥动魔杖……

“哇——哇——哇!”经过对斯内普来说如同身处地狱的半个小时之后,医疗翼中终于响起了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庞弗雷夫人飞快的使用了温暖咒,清洗咒等其他几个咒语包裹住刚刚出生的婴儿,清洗她身上的羊水还有血水。

“是个女孩,波特先生,还有斯内普先生。”庞弗雷夫人笑着说,并且召唤来早已经准备好的小毯子,小心翼翼的包住了怀中的婴儿。

可惜,被她告知的两位斯内普先生的注意力都不在那个婴儿身上。斯内普正焦急扶着哈利,手颤抖着,不断的喂给哈利一瓶一瓶的魔药,而哈利在喝下魔药的空隙,则紧紧的握着斯内普的另外一只手安抚着脸色早已经变成惨败,连薄唇都没有一丝血色的斯内普。

“我真的没事,西弗。”哈利喝完最后一瓶补血剂,然后挣扎着坐了起来,“说实话,有魔法真的是太方便了。”

“你的脸色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满头都是汗水,连衣服和头发都被浸湿了,你还说你没有事?”斯内普颤抖着把哈利给拉进了自己的怀中,“以后,你绝对不能再这么冒险了,波特。如果你再这样私自决定做出这种不经大脑考虑的事情——”斯内普咬牙,嘶嘶的危险,“我不能保证我会不会在冲动之下,直接掐死你算了。你,迟早会成为我的死因。”

哈利听着斯内普的威胁,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他看着站在床边用不满的眼神看着他们这对新上任的父亲的庞弗雷夫人,伸出了手,“可以让我看一看我的女儿吗?”

“当然,哈利。”庞弗雷夫人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把怀抱中的婴儿递给了哈利。“我要说这个女孩,真的是集合了你们两个人外貌上的优点。”

哈利小心翼翼的接过已经停止了哭泣,正用一双黑色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一切的婴儿,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虽然在怀孕的过程中,哈利身为一个男性的心理让他觉得别扭,不能接受,甚至曾经产生过不要这个孩子的想法,不过在接过这个柔软的婴儿的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这几个月来,所经历的一切痛苦的生理还有心理的折磨都是值得的。

“西弗,抱一抱我们的女儿吧。”哈利笑着看向把他小心翼翼的搂在怀中,并且皱眉看着他们孩子的斯内普,他相信,只要斯内普把孩子搂在怀中,就会改变他对这个孩子的某些想法。

斯内普的表情挣扎了片刻,最终神色僵硬,动作笨拙的接过了哈利手中的婴儿。

在哈利的注视下,斯内普本来僵硬的面部表情慢慢的舒缓下来,最终甚至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给我们的孩子起一个名字吧,西弗。”哈利笑着说,手臂慢慢的贴在了斯内普的手臂上,轻轻的抚摸着斯内普怀抱中婴儿的脸。

“奥罗拉,奥罗拉斯内普。”斯内普平和的说,然后抬头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哈利,哈利在一瞬间理解了他眼神中的意思。

他笑着点头。

“我喜欢这个名字,奥罗拉莉莉斯内普。”

包子成长记

奥罗拉斯内普不满一岁

“波特!你来给她换尿布!”斯内普手足无措的看着躺在婴儿床上大声哭泣的奥罗拉咆哮,“我就说过,小孩子都是恶魔!”

“西弗,不要忘了,我现在在某种程度上说,也算是一个斯内普了。”哈利假笑,“而且今天轮到你管女儿了。”

“这是你生的,该死的波特!”斯内普咬牙,然后弯下身笨拙的开始给奥罗拉换尿布。

我是爹地生的,那是不是应该跟爹地的姓——还不会说话的奥罗拉斯内普。

奥罗拉斯内普一岁

“该死的小混蛋,难道你就不能不把食物吃到你的嘴巴外面吗?”斯内普看着自己的衣服上被奥罗拉不客气的蹭上去的黄色的土豆泥,一边挥动魔杖用清洁咒,一边继续用跟自己语气完全不一样的轻柔动作喂自己的女儿。

亲爱的父亲,我这是爱你的表现——只会dada、fafa叫的奥罗拉斯内普。

奥罗拉斯内普五岁

“你在干什么,奥罗拉?”刚刚应付完一群让人不悦的小狮子,斯内普回到地窖的实验室看到的第一个景象竟然是他那个才刚刚过完五岁生日的女儿,正站在一个比她还高的椅子上面,拿着他的搅拌棒,用他的坩埚,还有那些珍贵的魔药材料在熬制着什么。

奥罗拉斯内普回头,那和他另外一个父亲长得有八分相似的脸上,一双完全属于斯内普的眼睛正眨啊眨的看着斯内普,“父亲,我在熬制魔药。”

“我看的出来你是在熬制魔药,不过,奥罗拉,这是谁允许的?”斯内普神色阴沉的走上前,一把拎起奥罗拉脖子后面的衣领,“我觉得,我这段时间,似乎有些忽视你的管理问题了。而哈利竟然大胆到放心你一个人进入实验室,并且……”

斯内普微微皱眉,看着被随意摆放在桌面上的魔杖。

“这不是哈利的魔杖,奥罗拉。”他平板的说,语气中带着某种让奥罗拉不安的感觉。

“呃!”奥罗拉乖乖的任由斯内普拎着她的衣领,凌空挂在半空中,“这根魔杖,是我跟从提托诺斯马尔福那里借来的……还有,父亲……”奥罗拉软绵绵的叫了斯内普一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