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诸葛一家"第七十章 诸葛一家(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董俷的目的很简单。连续对太平道的袭击,肯定激起了太平道的怒火。根据黄劭和唐周的分析可以得出结论,青、徐、兖三州的太平道肯定会设法对他们围追堵截,而且人数众多。而董俷这边的情况也不是很好。连续的征战,已经让他们也快要到了极限。典韦和巨魔士还好一些,黄劭和唐周可真的是吃不消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人手几乎快损失了一半,不能再打下去了。这种时候,最好是暂避风头。一来可以蓄积力量,二来呢,他们突然停止攻击,销声匿迹。真正着急的不是他们,而是那些追击他们的黄巾力士,和远在巨鹿筹谋的张角三兄弟。毕竟,抓不得他们,会让太平道的信徒对他们的大贤良师产生怀疑。这样做很好,很强大。着急去吧!董俷也有些疲惫了。并不是一个生性好杀的人,连续的杀戮,对他而言也有些倦怠。正好借助这一家子隐姓埋名。至少在抵达徐州之前,董俷决定暂时不会再有行动。至于对方是怎么考虑?董俷并不在意。可以看得出,他们也想借用自己的人来加强护卫。不管那位家主是什么态度。这种事情对于双方来说都有好处,所以董俷也不介意,一行人向徐州前进。两天后,他们来到了下邳国。只要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应该听过这个地名。刘备解徐州之围,曾驻扎下邳;关云长千里走单骑,也正是因为下邳有刘备的家人,而他恰好镇守下邳,最后不得不暂时投降曹操。而最有名的,莫过于那位三国历史上最声名狼藉,同时也是最受人关注和喜爱的虎狼之将,三姓家奴吕布。其生命中最后的谢幕典礼,也正是在下邳。下邳在汉朝,是东海郡的首府。当年刘邦夺天下后,改封韩信为楚王,其都城也在下邳。本朝明帝,建立了下邳国,并封他的儿子刘衍为下邳王,一直到现在。抵达下邳后,董俷出于对这座城市的仰慕,带着典韦走了一大圈。晚饭后才回到了客栈,刚走进房间,却发现那位家主带着那个俊秀的小童子在里面等候。唐周和黄劭,小心翼翼的作陪。看到董俷进来,两人使了一个眼色。没等董俷明白过来,那位家主却站起了身。他拱手道:“俷公子,一路多有得罪,诸葛珪赔礼了!”“啊,客气,客气!”董俷有点懵,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位倨傲的家主竟然来这里赔礼。不过看唐周和黄劭的样子,这位家主的来头似乎不小啊。慢着,诸葛珪?他竟然姓诸葛!董俷不禁很震惊,不是因为眼前的文士,而是因为这个姓氏,联系着三国演义中一位鼎鼎大名的人物,诸葛亮。诸葛珪,是什么人?诸葛珪自顾自的说:“刚才珪与小儿在街上听人说起了一件事,有一位壮士在青、徐、兖、豫四州之上连续袭击太平道的道场。珪略一思忖,就想到了俷公子一行人。刚才与两位先生交谈,才知道俷公子竟然是伯喈先生的门生,失敬,失敬!”董俷先是一阵紧张,不过后来听这位诸葛珪的口气,似乎是很赞赏他的行为。同时也在感叹,名士就是名士……想必如果不是蔡邕的名头,这诸葛珪也不会是这种态度。当下还礼说:“先生客气。俷不才,蒙伯喈先生错爱,虽说要收为门下,但还没有行拜师之礼。说不上是伯喈先生的门生,还请先生不要误会。”这种态度,让诸葛珪非常满意。“能得伯喈先生的赞赏,俷公子足以自豪!”双方又客气了两句,分宾主落座。诸葛珪这才说:“俷公子,既然将要成为伯喈先生的学生,说起来也是一家人,珪也就不客气了。俷公子铲除太平邪道,实乃大快人心的举动。那太平道明地里传教,暗中却行不轨之事,珪早就看不过去。”董俷总算放下心,至少这诸葛珪已经表明了太多。但还是有点不放心,暗地里使了一个眼色,唐周起身说:“诸葛大人,学生还要去查看一下部曲的情况,就先告辞了。君明,请随我一起,我可安抚不了那些人。”君明是典韦的字,出自于蔡邕的手臂。典韦典君明,很上口。典韦对这个字非常的满意,同时也很开心。毕竟,为他取字的人可是天下间最有名的大儒,蔡邕蔡伯喈。说出去的话,也足够他感到自豪。唐周和典韦出去警戒,屋子里只剩下董俷、诸葛珪、黄劭以及那童子四人。诸葛珪微微一笑,对唐周他们的目的了若指掌,但是却毫无半点怒意。当然,如果董俷不是蔡邕的学生,就他这种防备的态度,足以让诸葛珪立刻起身,拂袖而去。“珪此次之所以举家迁移,也是因为那太平道的缘故。太平道这两年野心彰显,而朝廷对此视若不见,无异于养虎为患。珪常担心,大乱将起,故而才决定搬迁。”董俷点点头,“君贡先生的担心,也正是俷之所忧。”君贡,是诸葛珪的字。诸葛珪正色道:“故而珪听闻俷公子的壮举后,有几件事情想要请教。”“请教不敢,但问无妨。”“俷公子一路所为,看似没有章法,但却又暗藏玄机。珪想请教,俷公子所为何谋?”“这个……”董俷有点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毕竟和这个诸葛珪相交并不算深,就算他姓诸葛又能如何?保不齐也是个野心家。诸葛氏在琅琊确实是一个望族,刚才黄劭也介绍过。据说这位诸葛君贡先生的祖上,曾担任过董俷老子现在所担任的职务,司隶校尉。可哪有能说明什么?没想到,诸葛珪没有开口,他身边的童子却说了话。“俷公子所谋,显然是为了吸引太平邪道的注意力,其意当在雒阳,是不是?”董俷吓了一跳,看着那童子。不会吧,连个小屁孩儿都能看出我的计划?这小屁孩儿是谁?难不成是传说中的孔明先生?董俷不知道诸葛亮出生于何年何月,本能的就把这童子和诸葛亮联系在了一起。诸葛珪从董俷的反应中也得到了答案。他笑了起来,“俷公子不必担心计谋败露,也无须害怕珪和太平妖人有所牵连。说实话,俷公子的目的在雒阳,还是小儿提醒了珪。否则,珪至今也猜测不出。”“敢问小公子何名?”“小儿诸葛瑾,年方十岁!”呼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孔明先生。不过董俷突然一颤,骇然的看着那俊秀的童子。诸葛瑾,诸葛瑾……诸葛子瑜,不就是传说中孔明先生的哥哥?目光转向诸葛珪,这位难道是诸葛老爹吗?对于董俷的这番失态,诸葛珪有点茫然不解。自家儿子才十岁,声名不彰。俷公子为何会如此失态?看他的样子,分明是对自己这个儿子非常,非常的仰慕啊!“俷公子听过小儿的名字?”“啊……这个,这个是头次听到。”“为何如此吃惊?”董俷张口结舌,然后哈哈大笑以掩饰刚才的失态,说道:“瑾公子真是聪慧,我从未见过如此聪慧的人,故而有些失态了。呵呵,君贡先生,您可真的是好福气!”诸葛珪忍不住洋洋自得的捋着胡子,看得出来,他的确是很骄傲。“我弟弟聪明胜我十倍!”董俷一阵剧烈的咳嗽,看着诸葛瑾道:“你弟弟?”诸葛珪更得意,笑着说:“哦,他说的是我那次子亮。年方三岁,确是聪慧过人。”次子亮!董俷真的快要疯了……他见过那小屁孩,喜欢跟在诸葛瑾的屁股后面,还拖着鼻涕。长得是粉雕玉琢,很漂亮。可是当时,董俷还真的没有把那小鼻涕虫和大名鼎鼎的诸葛先生联系在一起。诸葛亮,那个鼻涕虫,就是传说中的诸葛亮吗?咦,我居然还掐了一下诸葛亮的脸蛋啊!那可是名人的脸……“俷公子,俷公子……”“啊,君贡先生,有何指教?”董俷总算是清醒过来,尴尬的笑了笑。就算是诸葛亮又如何?还不是个小屁孩儿!诸葛珪也笑了,“看起来,我这两个孩儿,让俷公子很吃惊!”董俷正色道:“君贡先生,非是俷说恭维之言。俷观两位公子,他日必将名扬天下,名留青史啊。”名扬天下还好说,名留青史……诸葛珪拱手道:“若小儿将来真由此成就,皆拜公子今日之言。子瑜,你可听到了吗?以后要更加刻苦读书,方不负俷公子今日的看重。还有你弟弟,要好好教导。”“孩儿明白!”诸葛瑾很恭敬的答应,不过又好奇的看了一眼董俷。这位俷公子,好像真的很看重我。只是,他为什么会看重我呢?嘻嘻,俷公子好像是个好人,但说心里话,他长得真的很难看。特别是笑的时候,比不笑还难看。如果董俷知道这小屁孩儿此刻心里的想法,定然是哭笑不得。诸葛珪说:“俷公子,客套话珪就不多说了。公子之意,珪已明白。珪一家将会在广陵转道,走丹阳而入荆州。我与好友庞山民相约,他会在江夏接我一家老小。若俷公子也要去荆州,我们不妨结伴而行。只是珪不知道,俷公子可愿意。”这一席话,让董俷万分的感动。人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同时也明白,和他一起走,可能会有很多的凶险。但诸葛珪还是愿意和他结伴而行。其原因……董俷不愿意再去揣摩。而且揣摩文士的心思,比和一百个人打架还累。他站起来躬身一礼:“君贡先生高义,俷多谢了!”

↑返回顶部↑

目录